厦门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专访导演孔笙这是属于一代人的大江大河出世

发布时间:2020-09-25 03:59:30 编辑:笔名
专访导演孔笙:这是属于一代人的“大江大河”

侠客岛按

提起导演孔笙,你即便没听过他的名号,对他的作品一定有所耳闻—《闯关东》《琅琊榜》《北平无战事》......

和,最近大火的大江大河。

这是一部讲述改革开放大背景下,1978年—1988年间,三个小人物在时期变革的浪潮中摸爬滚打,各自在时期潮流中命运浮沉的故事。目前,在豆瓣上,这部片子已仰仗8.9的高分,荣膺2018年评分最高的国产剧。

岛叔看了,也粉了。快节奏的剧情,超高还原度的服装道具,再加上前两集我岛的外家友谊出演一部宏大题材的电视剧没有空喊口号,在表现时期风采时润物细无声,这些让岛叔对这部剧充满好奇。

近日,侠客岛联合海外版文艺部,专访了《大江大河》的导演孔笙。

为何要拍这么一部“改革开放”题材的剧?怎样还原当年的诸多细节?为什么认为这部剧是“温暖现实主义”

1978年夏的某一天,小说《大江东去》主人公宋运辉沿着空无一人的乡间石板路跑向家中,道旁刚播种的晚稻稀稀拉拉,腾腾热浪与满耳蝉鸣被他甩在身后。

这是恢复高考的次年。初中毕业后便去支农的宋运辉,面颊通红地将一纸高校录取书递予父亲,两代人眼泪齐落;与原作稍异,在电视剧《大江大河》中,视觉化了的乡下少年虽考了全县第一,却因家庭成分问题,站在镇革委会大楼前背了两百多遍中央指点精神,才为求学路挣得了一线生机。

同是在当年高考,导演孔笙说自己其实对宋运辉的姐姐宋运萍更有共鸣感—考试落榜、求学夜大,其后再去选择“更希望做的东西”

戏里戏外,四十年来一代人淌过的历史轮廓日渐清晰。

1

说起来,孔笙、黄伟联合执导的电视剧《大江大河》开播十余天即成了黄金时段客厅文化的新代表,网络评分高达8.9,在很多“剧粉”处,举家刷剧已成常态;生于70年代的制片人侯鸿亮,其90后的儿子也在剧集粗剪时就一点点看入了迷。

“本来觉得这个题材不是年轻人感兴趣的,起初试图捉住的是他们的父母,捕捉回想往事的心情”孔笙说道;而当实际收视成功将下一代拉到了父辈身边,以导演视角观之,实质上是“认真把这个故事拍好”的初心带来的意外之喜—“人都有情感,自然会接受”。

大江大河中,宋运辉握住了高考抛来的命运橄榄枝,大学毕业后一心研究技术改革,成为国营大厂的“一方诸侯”雷东宝作为农村改革者的代表,在那个年代“拎着脑袋走在政策前面”因此“联产承包制”“包产到户”在小雷家村大张旗鼓地进行,封口已久的砖窑也再度开窑烧砖;至于杨巡,挑着担子从乡野走到城镇,生意场上几经周折,终究具有了自己的产业,成为当时个体经济的典型…

在孔笙看来,三个角色皆是这场变革中极珍贵的气力,也完全吻合于导演本身给过去4十年提炼的关键词,“变化”。

“我们这一代人,改革开放那年正好是要面向社会、走向社会的时候,而社会在变化,国门在打开,大家一下子都很兴奋,都觉得和此前的生活完全不同”正是基于个体生命轨迹与历史幅面的同步性,孔笙自言是带着一种崇敬的心理做成了《大江大河》再现“能够切实感受到”的一切。

但《大江大河》所展现的历史确如其名,汹涌时即浩浩汤汤,同时未能免于一时的险滩、风浪。已播出的剧集里,企业发展中权利结构问题让宋运辉所在的工厂不断上演“厂斗”而雷东宝既以“雷厉风行”成绩了全村发家致富的野心,也难逃知识体系局限带来的改革窘境。

众声喧哗中不但仅是观众大呼过瘾就能滑过。在孔笙看来,任何一个国家经济高速发展都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导演的自问,剧组自己搭建的村落环境中溪水泛清流,“真经历了那样的发展,这样的环境会不会被影响?”

“事情一定有它另外的一面,但我们总的态度是积极的”,恰如主人公们后来部份明晰了束缚在己身的桎梏,“首先要打开对世界的了解,随后才能认识和意想到问题”

2

孔笙把这类积极的参与态度概括为“温暖现实主义”。就像采访中靠坐在岛叔岛妹对面沙发上,眼角下弯、笑意近乎天然的导演本身,“暖意”与“机锋”都来得恰到好处,不徐不疾—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返璞归真,无招胜有招。

“不管是古装、谍战、年代,都想找到一种现实主义的感觉”而“无论是细小的情节段落,还是整体的故事方向,都希望走得更温暖一些,让人感受到一些美好的东西”;换言之,除不时有白月光如宋运萍下线,孔导自言“不虐人”

大江大河里,孔笙从未试图给全剧设立某种先验主旨。在文学作品影象化的进程中,“戏剧化冲突不能有意识地太过强化”,毕竟“冲突越强烈,编造痕迹就越重”在孔笙看来,有时候“稍微压一压、收一收”真实性才会更强,而这也恐怕是“今天大家喜欢大江大河”的理由之一。

而剧作要传递的“温暖”也在堂吉诃德挥剑摧毁了木偶戏台后顺势而出。某种程度讲“《大江大河》是一个主旋律献礼片”但正剧的名头下,孔笙觉得感动观众的可能是说来也其实不复杂的真诚,“真是对那个时期比较喜欢,传递的是真情实感的一些东西”

大江大河中的角色们恰如现实中的父辈一般,没有“留白”与“口号”真正存在且使人着迷的,是个体顺从或抗拒历史牵引时各自留下的细腻繁琐的痕迹。

比如宋运辉的父亲选择将儿子留下的“摘帽申请书”烧掉时的突然悚惧;雷东宝以“想不想吃鱼吃肉”“想不想娶媳妇”等朴素目标动员全村实干;杨巡为了供养家庭、弟妹,放弃了自己熟习的成长环境,只身在外闯荡…为什么很多人能在其中找到共鸣?故事的讲述牵出的,本就是上一辈的真人实情。

而向来以“细节控”出名的孔笙团队,也用近乎苛求的服装、道具、制景将真实感最大化。演员王凯前两集身穿的红背心结出大片盐渍;出身不好的宋家的餐桌上,导演亲身撤下的红烧肉…“你们的父辈都知道那个年代是怎样过来的”“把这个做好了,做真实了,做到人心里去,大家才会感动”。

3

1978年,导演孔笙和剧作中的宋家姐弟一起踏入高考考场,尔后他做过工人、在夜大念过汉语言文学,当过,终究去了电视台从事摄影。

孔笙说起自己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开放早期,沾父亲工作的光,“几近泡在里,有外国;国产影片在印象中每天都有一到两部片子看”从一开始的图片摄影从业者到当上导演,“也没有设计,就自然而然的,可能在潜意识中就有影响”

导演履历中,《生死线》《父母爱情》《温州一家人》《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等“正剧范儿”的收视担当,也被孔笙视为一种“自然”所得。“电视剧本身不是甚么艺术,它是一种靠视觉和听觉来转达讲述的故事”而谈及这些年在艺术与时期、曲高和寡与大众化间的平衡,孔导认为也是正好“和大众情感吻合”—“我不认为要传递的是塔尖上的阳春白雪,它恰恰是没有这么高,又在时期发展的特殊时期与大众的文化寻求吻合了”。

拍摄完《大江大河》后,孔笙已称呼自己作“老同志”今后步调会放缓些,但原则照旧很清楚—“要末不干,否则就干好”在他看来,常常是要先做到能感动自只需一秒。精彩己的程度,才可期望让观者感动。

大江大河中,同学问宋运辉“你的理想是什么”沉醉在书本里的宋运辉头也没抬,“下午学完函数的中断点分类”被追问“长远理想是什么”他又答,“这个星期学完函数的连续性。”旁人因此笑话宋运辉为“书痴”

但换个角度看,这也是一个时期和那一代人认真而切实的成长逻辑。新一代人“还将善于建设的新世界”中,亦有无数无名者的江河故事汹涌而来。

其中,“提着的那股劲儿,最是珍贵”

文/点苍居士

采访/螺蛳道长

制作/百里云鹤

侠客岛“2孩”已加印,熟习的六五折,静候岛友们热情的拥抱!

碧凯保妇康栓使用期限
肝纤维化是否需要全疗程用药
肝硬化全疗程用药如何选择
宝宝拉肚子但精神很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