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酒家小说虚空之境破碟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5:47 编辑:笔名

“星灭,你说,它是不是很可爱呢?”由之抱着一只小白鲸笑眯眯道。  “恩。”星灭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你知道吗,它的食物是水仙,就是古堡外面的那些水仙。”  “哦?有意思。”星灭勾出几许笑意,她肩膀上的黑羽鸟也插嘴道:“有意思,有意思。”  “恩,只有黑羽没意思,也不可爱。”由之扔过去一颗坚果笑道。  “你才不可爱,不就是一只不会说话的小白鲸,能有什么用。”黑羽飞到地上一边啄一边嘟哝道。  “黑羽,那你除了会说话之外还有什么用?”由之乐了。  “由之,你果然够无聊,居然跟它斗嘴。”  “呵呵,星灭,我想拔了它的毛,看它还跟我嚣张。是了,以后有巨型水仙的种子一定要留给我,外面那些太小,不够它吃。”由之说完摸了摸小白鲸的头。  “它有名字么?”星灭望了小白鲸一眼道。  “就叫白墨吧。”  “你好矛盾。”  “也许呢。”由之说完便抱着白墨出去了。它不能离开水太长时间。  星灭随后走进里间的琉璃坊中闭目养神,黑羽在她肩膀上打着盹。  这座古堡有些年月了,墙壁露出斑驳的岁月痕迹,有些地方已经支离破碎,点点腥红明亮而诡异。古堡四周环水,水上是大片的水仙花,而水仙的另一端便是黑暗森林。  由之把白墨放进水中,看它欢快地游着,她也变得开心起来。水中映出一道黑影,由之抬头看看,是黑羽和星灭。呵,星灭居然还换了身白色长袍,脸上居然蒙有面纱。看来,她果真是对这次出行抱有兴趣。由之继续低头逗弄白墨,也不言语。  “由之,有不速之客即将到来,我去黑暗森林看看那只迷途的羔羊是谁,你好生照顾他们,其它不必理会。”星灭从空中传来这么几句话便与黑羽一同走了。  “恩,是了,黑羽还能当坐骑。它现在变得这么大,想让白墨欺负它就更难了。”由之自言自语了一阵。  白墨对水仙的偏爱大抵是由之都没有预料到的。也不知道是谁把它丢弃在外海,居然那么巧被她捡到了。由之摘了一片叶子喂它,它欢快地叫唤着。果真还是个小宝宝呢,但是,已经颇有灵气了。  阳光吐出丝丝柔和的光,迷蒙的空气在这莹润的绿色中穿行。  白墨突然停止了动作,蓦地朝水仙林外望去。  “白墨,你自己玩,客人到了。”由之说完起身跃上水仙,硕大的叶片轻轻抖动几下,洒下几滴水珠。  森林中有人穿行而来,是一男一女两人,都着一身银色长袍,眼睛上蒙有银色缎带。看来是常客。由之在心中念想道。  “你们倒是很懂规矩。”由之笑道。  男子听见这声音,便解下了眼上的缎带,身旁的女子也随之解下。  “想必你便是由之吧,前几次到访一直未曾见你,不知可好?”男子道。  “自是很好,远行而已。两位请随我来吧。”  两人跟着她行至古堡中。  这座古堡有些奇特,外人要进来必定得穿银色衣饰,而那黑暗森林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穿行的。黑暗森林长期在黑色的笼罩中,鲜少出现阳光。那些黑色的树木会释放出一种气体,让人出现幻觉,继而一直在森林中游走,直至死亡。他们所佩戴的银色缎带大抵是星灭送的,可让他们不受眼前幻境的迷惑,从而找到出口。  “星灭不在?”男子问道。  “是。请坐。”  “什么时候回来?”女子突然插嘴问道。  “不知道。”  “难道我们就要一直这么等下去?”  “你也可以选择回去。”  “寻,不要这么激动,等等就是了。”男子淡淡道。  由之扯出几许笑意,轻蔑地望了一眼这名被唤作寻的女子。没想到她不在的时候星灭还救过这种人,真是可笑。  “看我做什么?你们在这虚空之地隐藏着不就是为了救人么,何以让我们在此等候?”寻不耐烦地道了一句。  由之并不解释,也不答话。  “寻,你不是次来这里,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男子厉声道。  寻赌气不再理他,自顾自地往外走。  “抱歉,她就是这个脾气,本性并不坏。方才忘记介绍自己了,我是离越。此次前来真是非常紧急,所以她才会出言冒犯,希望你不要介怀。”  “无须解释,你们的事本非我管,星灭同意便好。”由之淡笑道。  离越突然觉得她比星灭还要冰冷,特别是她笑的时候,居然一丝感情都没有,疏离得让人觉得空寂。  “能否在古堡四处走走?这样等待下去会有些焦躁。”离越试探性地问到。  “可以。带有魔字的房间你不要进去,否则,后果自负。”由之应了一句,随后往外走。这里没意思,还是白墨好玩一些。由之心中如是想到。  古堡外的阳光依旧明亮。许多年,这里一直是这副模样,由之已经很习惯星灭的安静,仿佛沉寂到空灵之地的迷雾,不需要费力去看清,努力适应,那便好了。  白墨望见由之朝它走过来便“唧唧”地叫唤着,一副很开心的模样,如同初遇她时的样子。那个时候,它已经快要死了,由之远远地便听见了它的声音,然后朝它走过去。它望着她,仿佛看见了希望一般,突然就挣扎着跳起来,想要她带它走。她与它对视数秒,然后抱它回家。同样是没有依靠的孩子,她如是,星灭如是,白墨也一样。所以,她们是相互独立却又相互依存的存在。  那名被唤作寻的女子一直在水仙上翻飞着,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由之不想理会她,只是自顾自地玩着。星灭会处理的,由之如是想到。  “为什么不帮我们?”寻走过来厉声质问道。  “给我一个理由。”由之浅笑着回答。  “很简单,你和星灭是这黑暗森林和古堡的执掌者。”  “表面上如此,但是我们没有这个义务。黑暗森林也好,古堡也好,都只是委托给我们守护的,虽然它是失羽王国的统治中心,但是我们从没有接受到要保护所有臣民的命令。况且,命令这东西我不喜欢了。所以,我们的责任至多只有黑暗森林和古堡,仅此而已。”  “那么,请看在星灭和离越有些交情的份上帮帮我们。”寻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星灭会处理的,我还有别的事情。”  “如果你不出手星灭没有胜算。”寻又恢复了焦急的语气。  “那么,等星灭回来吧。”  由之不想继续说下去。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应,觉得这次的敌人会很难应付。星灭,极有可能突破这层结界,那么,局面将会更难收拾。很多年,她的主要任务就是让星灭沉寂下来,只有这样,这座古堡才能如现在一般带来失羽王国的光明。而黑暗森林只是作为一个判定方式。当黑暗森林不再出现黑暗而显现光明色的时候,那么,星灭的情绪便会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如此,古堡和森林以外的国土将会陷入极度的黑色绝望之中。  “星灭是否回来跟你的决定有必然的联系吗?”  “当然,如果星灭开口要求,我自会同意。只是,星灭从来不会要求我什么。”由之再次浅浅地笑。  寻突然很讨厌她的说话方式,表面上看起来温和亲近,可是却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  “如果你执意不帮忙,那么,我只有杀了你。我想,以这座古堡作为交换,敌人兴许能手下留情。”  “是吗?可惜了,我一直不怕被威胁,也不喜欢被人威胁。”  寻正欲动手,一道黑影唰地飞过来,由之紧张地抬头望望,是星灭没错。黑羽落在古堡的石阶上,星灭疲惫地从它身上滑下来。  “应付不来?是什么人?”由之皱皱眉问道。  星灭没有说话,只是回过头盯着寻看,一直看得她浑身不自在。由之挑了挑眉,似是明白了星灭的意思,蓦地从腰间抽出短短的一柄法杖,继而说道:“你该休息了,让黑羽帮我。”  “恩。”星灭拖着伤便往古堡里间走去。  “慢着,你们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如果不帮,那么我们还是死,不如先杀了你们。”寻说完一个箭步冲上去便把剑架在了由之的脖子上,“星灭,你命令她协助我们,否则她将性命不保。”寻继续道。  “她不是我的随从。”星灭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们两个妖女,我真想宰了你们。”寻愤怒地吐出几个字。  “虽然很多法师的术是相克的,但是,也不一定你就能杀了我们。能让我们留在这里,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由之淡笑道。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你不是已经把敌人引过来了吗,反正迟早我们是要出面的,何必这样动怒呢!”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把敌人引来这里?。”  “呵,没想到你居然无知到这个地步,如果真的是你带过来的,也许,我会觉得你聪明一点。”由之话未说完便从寻的挟持中逃脱了。  寻气急败坏地放了一个暗号,大抵是通知离越过来。  由之再次朝着她轻蔑地笑,仿佛觉得她更愚蠢了一般。她果真只会添乱,不知道星灭之前为何要三番五次地救她。由之在心中思索着。  不远处的空中泛起屡屡白烟。由之知道,黑暗森林的结界是无法置他于死地的,星灭居然都受了重伤回来,由之也开始变得没有把握了。  “由之,他认识你。”黑羽飞到她身边缓缓道。  “是冲着我来的吗?”  “应该是找他们。”黑羽望了望寻说道。  寻蓦地变得安静了,不再对由之抱有杀意。也许,直到现在她才弄清楚情况,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幼稚与可笑。  “那么,为什么说他认识我?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人认识我了才是,之前的战争,不是都死了么。”由之望了望黑羽疑惑道。这大抵是她变化得为明显的一个表情,丧失了笑容。只是,依旧没有温度。  “他跟星灭说,失爱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把她交给我。”  “呵呵,原来是他呀。”由之继续浅笑。这个世界叫她失爱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当初毁了她一切的人——荒原。他居然还没有死心。她,真的就那么适合做他的杀人工具么,为什么偏偏选中她,为什么偏偏要她失去一切?由之依旧微笑。仰望天空,那些曾经沉浸在温暖里的人已经离她远去了。而她,依旧不愿意成为他的傀儡娃娃。  “走吧,由之,不能让他破坏这里,趁结界还没有被打破。”  “嗯。”由之跃上黑羽的羽翼,这才见到离越从古堡中走出来。  “我知道你们擅长结界,那么请尽力而为吧。”由之对离越淡淡道。  “我明白。”离越应了一声。  由之说完便与黑羽一同去了黑暗森林。  由之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刚飞到森林上空便开始施加幻镜。这是由之强的能力,可以让对方在异度空间死亡然后消失,如同从未存在过,一切痕迹都将被抹杀,包括记忆。这便是荒原需要她的主要原因。  “失爱,你以为仅仅是这样就能困住我吗?”  “难道你可以解开吗?”由之浅笑,“黑羽,恶魔之翼。”她紧接着道了一句。  语毕,片片羽毛如同毒箭一般朝荒原袭去。荒原敏捷地一跃而起,躲过黑羽的攻击。  “失爱,你若是再不停手,我将解除你的封印。”荒原厉声道。显然,他开始处于劣势。也许,他未曾预知到黑暗结界是这么强大而难以破解的,加上由之的幻境结界,他应付得有些吃力。  由之如同失去听觉一般,只是不断地攻击。是的,失爱已经死了,她是不可能变回失爱的。她是由之。荒原一面施法寻找破解结界之法一面应付由之的攻击,很是吃力。  金色的蝴蝶在结界四周翩翩起舞,细微的粉末落下来,穿透结界,落到荒原身上。荒原愤怒地收手施术。  蓦地,由之的封印解开了。所有的记忆奔涌而出,如潮水一般,侵袭着她的大脑。    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在她眼前倒下,她惊恐地望着他们。血溅到她身上,她的大脑中开始充斥着血腥味。她抱着头跪下去,捂住眼睛。  “爱,不要害怕,我死了没有关系,但是,你一定不能被他支配,他是恶魔。”这是所有人在倒下去之前留给她的话,面带微笑。所有的声音都在空中交织,笑容也在空中交织,还有地上的血液,不断地融合,朝她侵袭而来。  她是爱,是的幻境师。荒原为了得到她的能力,杀害了她所有的亲人,只是为了断去她心中的羁绊。所以,她自己才是凶手,她杀了他们。她倒在血泊中,眼神空洞。  “失爱,这是我赐予你的名字,跟我走吧。”荒原的声音在她耳边回旋。  她蓦地抬起头望着他,眼神空洞,浅笑,撕裂的痛。  她缓缓从血泊中爬起来,不顾性命地开始开启自己的能力。幻境在荒原眼前铺了一层又一层,惨烈的死亡开始在他眼前上映,手足相残,欲望和毁灭……  荒原不得不闭上眼睛,迅速地将她的痛苦与愤怒封印起来。  只是,她依旧不愿意成为他的傀儡娃娃。她不顾一切地逃离,然后遇到了星灭,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星灭,寻,离越联手才与荒原平分秋色。终,他们三人寻得机会逃离。虽然,星灭知道他们两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族不受波及才愿意与自己联手救下由之,但是,星灭依旧赐予他们魔袍作为救助的回礼。  三年之后,由之才苏醒过来。而后,她开始担任守护者的角色。只有她的幻境才能让星灭沉寂下来,这样才不至于带来失羽王国的黑暗与毁灭。    而今,由之的封印之门已经开启。她停止施术,依旧对他浅笑,然后从黑羽身上滑落,跌入黑暗森林中。黑羽使出全身力气,再次使用恶魔之翼进行攻击,荒原依旧躲开。黑羽重重地落在由之身旁,失去知觉。  由之微微睁开眼睛,缓缓爬起来,开始拼死施术。金色的蝴蝶再次出现,耀眼的光芒将黑暗森林织出一片明亮。在先前的幻境之中,由之再次结出一个更加强大的结界。荒原跪倒在地,依旧在寻找破解之法。    醒来,已是几日之后。由之眼望见的便是白墨。浅笑,将它抱起。  “他死了吗?”星灭拖着伤口疲惫地问。  “应该没有。只是暂时被困,也许,不久便能找到破解之法。”  “那你好好休息。对了,是寻把你和黑羽找回来的呢!”  “哦。”由之依旧浅笑。结界师是荒原的克星么,为何那般费力地想得到他们的力量?由之在心中念想到。  古堡外依旧是多年不变的阳光,而那片黑暗森林也依旧是初的模样,如同一切都不曾发生一般。 共 529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如何预防精索静脉曲张的产生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云南癫痫正规医院

上一篇:只为爱你情深

下一篇:寿王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