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邵阳花甲老人割破动脉获三名男子相救脱险如

发布时间:2019-04-20 13:12:58 编辑:笔名

渴望找到救命恩人的袁荆云老人。

邵阳讯( 袁光宇 通讯员 吕叶文)“那一天,如果没有他们三个人,我这条老命肯定就留在步月桥下了!”4月15日,家住宝庆东路市一技校老校区家属院的袁荆云老人说,“当时情况非常危急,我本人又处于半昏迷状态,所以自始至终,我只记得其中两人穿着警服,另一人好像姓曾,是个退伍军人,而这3个人的其他情况,我一无所知。”

今年65岁的袁荆云是一名退休小学教师,老人表示,自己住院期间和出院后,她和家人一直想要私下寻觅这三名救命恩人,但转念一想,这三人崇高的精神不应悄然堙没在民间,因而,老人及其家人想到了向本报公然求助。

踏青意外割破动脉

3月29日14时左右,平时不是常常出门的袁荆云见当日天气较好,便独自1人前往佘湖步月桥踏青,却不料在从步月桥东端的桥下经过时,老人不慎摔倒,右手动脉立即被异物割破,血流如注。惊慌失措的老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鲜血“犹如喷泉般地”喷向四周。

“当时那个血就是直接射出来的,我下意识地赶忙用左手去捂住伤口。当时我还不知道是动脉被切断了,以为过一会就会没事的,但后来愈来愈疼,血越流越多,没办法,我就在路边随意摘了几片叶子,嚼碎后敷在伤口上,但是那血根本就止不住。”出院后的袁荆云回忆起那天的情形,依然觉得异常惊悚,“看着血不停地往外喷,我吓懵了。当我张口喊‘救命’的时候,右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据袁荆云老人介绍,那个时间段在步月桥一带漫步的人不多,而且大多数是一些妇女、老人和孩子。这些人看到袁荆云鲜血四溅的情形,都和她本人一样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些人急得在原地打转转。

无名英雄紧急施救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袁荆云的鲜血照旧在不停地往外喷射。慢慢地,老人的意识开始模糊。

但是不久,袁荆云老人感到自己被从受伤的河堤上抬到了路边。她振作精神,努力睁开双眼,只见1名男子用小剪刀将她随身背着的布袋剪下来一段,一名穿着警服的男子高高托着她的手,另外一名穿警服的男子则用其自己的衣服给她堵住伤口。那名手拿小剪刀的男子穿着解放军军装,但没有领花和肩章,看样子像个退伍军人,旁边有一个女人称他“老曾”。那位曾姓男子剪下布袋以后,立即将袁荆云伤口上方死死地勒紧,很快,老人的流血量逐渐减少。

在这三名身着特殊服装的男子的带动下,原来围观的路人也纷纭缓过神来,积极参与救助,有的拨打120,有的帮袁荆云联系家人。大约10分钟后,救护车和袁荆云的家人同时赶到,这时候,被抬上救护车的袁荆云老人已经衰弱得完全讲不出话来,因此也就没来得及询问三名恩人的详细情况。

渴望当面感谢恩人

由于当时处理伤口比较及时和得当,被送到邵阳市中心医院紧急抢救后,袁荆云老人的命总算是被救了下来。

“是他们三人救了我这条老命啊!医生后来告诉我,如果不是当时这三人给我采取了比较有效的止血措施和比较专业的包扎方式,我的命根本就等不到救护车来救了。”说起三位无名英雄,袁荆云情绪激动,“我当时虽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我能清楚地记得他们的脸,我一定要找到他们,当面向他们表示谢意。我这一生也不会忘记,当时他们在抢救我的时候,脸上、身上被我喷得到处是血,但他们没有一点厌弃的模样,直到救护车来了,他们都还一直高举着我的右手,好尽量减少我的血流量。”

手术后的七天住院中,袁荆云老人每天惦记着寻觅三位救命恩人。出院在家调养10来天后,袁荆云老人和她家人觉得,寻觅这三名见义勇为的男子,不只是她家个人的事,她想通过一场公然寻找,把我们古城邵阳的义爱之心传递给更多的人。

如果您是三名英雄本人或是了解他们三人信息读者,请致电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