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桂林银杏之乡银杏树遭疯狂乱采国家禁令形同

发布时间:2018-12-03 15:52:51 编辑:笔名

桂林“银杏之乡”银杏树遭疯狂乱采 国家禁令形同

5月24日消息:银杏是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广西桂林市灵川县海洋乡拥有百年以上银杏古树1.7万株,被誉为 中国银杏之乡 。近年来,银杏作为绿化景观树在一些城市大受欢迎,广西桂林市灵川县、兴安县等地的银杏大树、古树遭到疯狂乱采滥挖。

调查发现,国内一些城市 大种树、种大树 推高银杏大树古树价格,银杏树采挖贩卖在灵川呈现利益链条十分明显的组织化趋势。虽然当地政府部门出台严管措施,但由于执法存在困难,银杏保护仍然处于被动局面。

白果价格暴跌,银杏树价格暴涨

近日多次前往广西灵川县潮田乡、海洋乡等地调查。

在灵川县蒋家营村,一户人家门前放置着21棵从别处采挖来的银杏大树,有的胸径超过了50厘米,有的开始抽出绿叶,有的则开始枯萎。

胸径40厘米以上的1.2万元,50厘米的1.5万元,这是进货价,如果包办采挖证、运输证和检疫证,每棵树加2000元。 在潮田乡大山口村,一自称姓刘的村民这样介绍。他家门口就有一棵胸径超过50厘米的银杏大树待售,对外要价1.8万元。

在距离大山口村约2公里的公路边,看到10名村民正在把几棵银杏大树装进一辆货车。带头的村民称,这些树是从山上挖来的,胸径约30厘米,市场价每棵在8000元左右。

村民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银杏树结出的白果贵可以卖到70元\公斤,一棵银杏树就是一棵 万元树 ,没有村民愿意挖树卖树。现在,白果价格降到了4元\公斤,一棵树的白果卖下来,还不够采收的人工费,而银杏树价格连年大涨,大树从原来几千元一棵涨到现在的几万元。村民说: 谁还愿意守着金碗做叫花?家里有的大树基本都卖了,一些人还专门做起了倒卖大树的生意。

就在与村名攀谈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货车旁边,下来两名中年男子。他们得知正在装车的银杏树要出售后,拿出卷尺确认了银杏树的胸径,当场以1.8万元的价格买下了两棵胸径为30厘米的银杏大树。

重庆的买家要货要得急,指定要30厘米的银杏树,一批货就要40棵,价格方面给得也高。 买下大树的男子自称姓莫,在桂林经营一家公司,专门负责到村里为重庆、贵州、四川等地的客户选购银杏。他告诉,这两年来,灵川的银杏大树价格涨得很快, 50厘米以上大树基本被挖走了,一棵胸径30厘米的银杏大树一年前只需要三四千元,现在8000元都买不到,很多老板车尾箱里装着大捆现金到村里买树。

银杏采挖缘何 有禁难止 ?

在调查中,沿公路经常看到灵川县政府悬挂在路边的 严禁采挖胸径在25厘米以上的银杏 等宣传标语。根据规定,银杏树木采挖必须获得县林业部门一树一证的专门审批。

为保护银杏古树大树,灵川县从2010年12月1日起还特别规定 无论银杏树木大小,林业部门一律不予采挖审批 。后来,一些村民反映此规定过于严格,不利于农民增加收入,政府又将禁令改为 胸径25厘米以下可以采挖,但必须获得村民小组、村委、乡镇林业站和县林业局四级审批 。

严格的禁令无法阻挡疯狂的盗采。在灵川县海洋乡调查时,一名自称姓刘的村民表示 自己与林业部门很熟,一包烟就能搞定采挖证等审批问题 。他号称有办法在3天内组织采挖50棵胸径在50至60厘米的银杏大树,并且保证将这些树安全运送至高速公路而不被执法部门查。 一般人来我们这里买树,买下树也运不出去,终还得靠我们。 他说。

调查得知,银杏树采挖运输贩卖在灵川县已经形成 组织化 ,一些人依靠熟悉当地情况垄断货源,一些社会闲散人员的参与令执法部门的监管陷入被动。

灵川县林业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李学军介绍,非法采挖、运输、收购银杏在灵川已经形成难以攻破的利益链条:老板去外地拿到订单,就委托人到村里选树,下定金给农户后,当地有几伙人专门负责挖树,又有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专门负责运输。 运树的货车基本是租来的,每当有执法人员出现,这些闲散人员就用没有挂牌的摩托车、微型车将执法车围住,让执法人员无法行动。

2010年11月28日,得知一名老板在海洋乡盗挖了6棵大树后,林业执法人员连夜进行拦截。结果买树老板召集了十几台车拉来上百人与执法人员对峙。双方从28日晚上一直对峙到29日下午5时,也未能妥善解决。当时是旅游旺季,此事影响了交通。为了避免事态恶化,政府没收了其中3棵大树。

就算是政府扣下的大树,也没有办法拉回县城。 李学军说,政府计划组织车辆将扣下的大树拉回县城,结果没有货车司机愿意去,他们都遭到了当地社会闲散人员的威胁,不敢进村。

国家禁令为何形同虚设?

国家林业局曾于2009年下发《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禁止把山上或者农村的大树采挖移栽进城里,但这一禁令形同虚设。

要制止疯狂盗采运输银杏大树,林业执法部门首先要加强审批审核把关和日常监管。李学军表示,今年3月,灵川县林业部门在公安部门的配合下,组织200多名执法人员对海洋乡采取了专项行动,没收了一批被盗采的银杏大树。从4月起,灵川县13个林业单位轮流到海洋乡值守巡查保护银杏,每个单位值班24小时。他说,由于执法人员少,交通路线多,实际上是在打疲劳战和消耗战,长效管理十分困难。

如何才能治标治本?李学军建议国家出台相应银杏古树大树保护补偿机制,对保护银杏的农户给予相应的经济鼓励和补偿。灵川县林业部门经过专门调查发现,能够花几万元买一棵树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政府机关。特别是一些省市提出 大种树、种大树 的口号,更是让 大树进城 推波助澜,致使银杏大树古树被热炒。

没有消费,就没有杀戮。 李学军表示,要保护银杏就要打击买方市场,关键是要不折不扣执行《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各级政府应该形成问责机制,从根本上止住银杏大树古树被采挖的疯狂。

武汉市园林局就 砍头银杏 向市民致歉

贵州长顺县 就地保护 千年银杏树

山东:郯城森林城市建设突出银杏景观特色

大连:道路两侧栽植银杏和法桐 绿化带更加美观(来源:中国环境观察)

牛魔王打鱼
注塑机厂家
增资验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