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RWBY里的圣骑士

发布时间:2019-06-26 05:50:18 编辑:笔名

第四十九章但哪位女人可不会让jaune如意,发现火焰并不能伤害到jaune之后,她右眼燃起金芒,右手挥舞,将地面上被炸开的碎石变为一柱巨大的火焰椎,从下方向jaune袭来,同时左手向前,利用庞大的aura将整个飞行器包裹起来,她微微一笑,选择吧,是被强行攻击飞行器之后炎锥刺穿、还是去攻击炎锥让我们静静逃走呢?感觉到这火焰椎体强度非同小可,远不是包裹在身体的火焰可以防御,无奈收起炎魔上的火焰,凝聚在身下,防御椎体,炎魔劈向飞行器,但没有火焰加持的炎魔伤害大大减少,无法破开女人坚固的防御。*杂■志■虫*女人左手不紧不慢的维持防御,看着进退两难的jaune,她露出危险的微笑,右手拿起由双刀拼凑的长弓的指向jaune,意念催动、射出一只铁箭。但她的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什么?替身?!”女人惊愕的看着突然从jaune背后的伸出的虚影,那白色的人形虚影一拳就把女人的铁箭轰散,之后便朝着护盾倾泻拳击。“欧拉欧拉欧拉!!!”每一拳都有着撕碎贝奥狼的力量,带起恐怖的拳风,将飞行器刮的左右倾泻,女人感觉护盾难以维持,右手挥动,将还在jaune脚底的炎柱飞散,火焰碎片将天堂之拳包围起来,并朝中间并拢,企图消灭替身。“吼!”但天堂之拳的堪比子弹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片刻不到就将全身上下包围自己的火焰碎片统统击碎,同时jaune也无需防御消散的炎锥,反应过来,火焰重新加持在炎魔上“滋啦...”护盾果然无法防御这种形态的炎魔,开始溃败。“哈哈哈哈!!!休想走!”炎魔不断的喷射火焰,加上炎魔斧刃上不断炙烤着护盾的圣火,他已经看到飞行器被他摧毁的下场。“该死!这是什么怪物!”女人看着如同魔鬼一般的jaune,从他疯狂的眼神中看到了让人不安的狂暴,她完全无法想象这看起来不过20岁的青年是如何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但是还是太年轻...她放弃护盾的维持,女人双手对准jaune,手中出现如同之前弓箭周围一般的诡异的如同眼睛一般的红光。‘不好!她之前故意通过弓箭引出火焰,是诈我的!’jaune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女人居然舍弃防御向他攻击,更没有想到这阴险的女人之前的一切攻击都只是为了这次攻击埋下的伏笔,炎魔划破护盾的瞬间,还未攻击到飞行器的机身。‘时间...’但是来不及了...jaune脑海中还未将想法完成,巨大的柱形火焰将jaune包围,击落到地面上,失去意识。......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击自然吸引了sun和penny的注意,看着倒在地上的jaune,她们心中一急,便向冲去解围,但就在她们分身的一刻,一直挂在在房顶外墙壁上的一位蒙面男人看到了机会,他突然的从墙壁外跃起、凌空一劈,甩动腿甲散弹枪打在分神的sun头上,随后开了一枪,放出强烈的气流、sun一时不查被重击打中,她强忍浑身的剧痛,将长棍掰成两半,化成名为如意棒和金箍棒的双节棍霰弹枪,向哪位男人没有纠缠,发现结束战斗后双脚一蹬,大量的气体从脚底迸出让他飞跃到飞行器舱内。......blake正在不断挥舞她的跃影飞绫攻击着前方,那是一位蒙面的女人,她没有拿出她的武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正在与空气激斗的blake,蒙面女子看到飞行器那边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了,悄然走到与空气斗智斗勇的blake身后,拿出一对绿色的短战镰,高高举起,但她有些犹豫,看着面前这位还未成年的少女,终究还是下不去手,敲在blake的后脑,将她打晕,战镰甩动、甩出手柄内藏的锁链,勾住飞行器的舱门,登上飞行器。sun和penny看着倒在地上的jaune,慌忙跳下房顶,想要前去支援,但落地后sun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一个高大的手持电锯的白牙成员,他挥舞电锯,拖住了她们的脚步。“你在干什么?sun!?”penny无辜的看着朝她挥舞长棍的sun,不知所措,又失去武器的她只能不断躲避。“哈哈哈?小姑娘?你在打什么?”这是sun耳边听到的来自高大男人的声音,哪位男人明明有着巨大的体积,却出乎意料的灵敏,不断的躲避让本就受到攻击的她越发急躁。蒙面女子眼睛盯着sun,她的外象力‘镜花水月’对于机器人的penny毫无作用,本来对sun和blake也不会有如此大的作用,甚至直接让blake产生了假想敌的幻觉,但是由于blake本身的内心混乱,白牙的恐怖活动,以及操控白牙的roman,让blake混乱的内心产生至幻更加方便,甚至她都没有费多大功夫,就击晕了blake,而由于收到偷袭的sun而狂躁不已的sun,也同样如此,对于内心情绪起伏较大的人,对她的能力简直防不胜防。......“额啊...”大部分火焰都用于炎魔上的攻击,身上只有少许火焰的jaune结结实实吃下这一招,银白的铠甲碎裂成碎片,散落在jaune身边,没有主人的驱动天堂之拳也难以维持,消散在空中。‘居然还活着?’女人扫了一眼jaune,发现仍有呼吸之后,显得非常惊讶,刚刚正面吃下那一招,是足以将死亡阔步者击碎的力量,居然没有杀掉区区一个人类?他真的是人类吗?女人脑中冒出了一个滑稽的想法,她看看自己右手上Salem赋予她的戮兽手套,这也是她能窃取秋之少女的力量的原因。她对着倒在地面上的jaune伸出手套,从中窜出一只恶心的小型虫类戮兽,向jaune飞去,对于能跟拥有秋之少女一半力量的自己打的有来有回的jaune以及他的替身,她心生贪念。这只虫型戮兽毫无妨碍的钻入jaune的额头,准备窃取他的力量“Cinder!我们该走了!他们还有同伴正在赶来,我们没时间了!”roman看着还在磨蹭的Cinder,向她汇报,伤痕累累的他正将自己的宝贝徒弟neo抱在怀里安慰,看着宝贝阳伞被破坏而垂头丧气的neo,他们不想在这个是非之地继续停留。“闭嘴!如果不是你们泄露了情报,怎么需要我来出手,还惹上这样的大麻烦..”专心操控小虫的cinder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roman,自己来给他擦屁股还逼逼叨叨的,若不是他还有大用场,她这种对于失败零容忍的蛇蝎女人真想一把火烧了他。“恩?”Cinder感受到异虫确实偷取到了什么,一把将它收回,准备撤离。感受到异虫带回的奇异力量,完全不属于aura力量的体系,她脸上洋溢出喜悦的笑容‘或许、有着这力量,我就可以...’然而她还没有得意太久,手套上传来的刺痛感便让她瞬间失去站立的能力,从手套处传遍全身的如万蚁侵蚀般的剧痛,让她无法忍受“啊啊啊!!....”那股来自jaune的黄金精神不断的在她脑海里回档。“所谓”恶“,是那些只为了自己,利用和践踏弱者的家伙!就算是我这样的人,也知道什么是令人作呕的“恶”,所以,由我来制裁!”....这是什么?“听好了,jaunearc,勇气就是知道什么是恐惧,并面对它,将它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人类的伟大,莫过于面对恐惧和绝望时的镇定!”.....这些是什么东西??“我决不后悔!”“我讨厌战斗,但我从不逃避!”“这是一个考验,来自过去的考验,人的成长,就是战胜自己不成熟的过去!”......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所谓觉悟,就是在漆黑的荒野上开辟出一条理当前进的光明大道!”“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人类的伟大之处就是勇气的伟大之处!”“我要保护她们...不!我会保护她们!”“我从不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我只是借着正义的幌子做着我想做的事情!”Cinder双眼放空,她完全不了解这些疯狂的执念从何而来,她躺在舱内,躺在冰冷的钢铁上,无视她的手下Mercury和Emerald的呼唤,仿佛陷入到某种奇异的状态....“艹!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仿佛失去灵魂的Cinder,roman咒骂一声,走入驾驶舱,准备启动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合肥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曲靖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岳阳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