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高频语助词的社会文化投影图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9:01 编辑:笔名

  高频语助词的社会文化投影(图)

  不少人说话时都会情不自禁地使用语助词。笔者从小观察家人的话语模式—长兄每每以“是这”领起话语,这与他常常代表家父给弟妹安排活计有关,也与他善于总结思考的意念有关;笔者三兄的话语则常常以“我的乖呀”领起,强调他所关注的事物与情景。这种情感外露的赞叹式话语,充满了新鲜感、好奇心,与他喜欢探索而后来成为全能式农民企业家有关;而姐夫呢,几乎每个句尾以“对不对”问询作结,以征询语态的低调取得强势的自信,等等。这不过是一个家庭中的观察,只是个性化的言说。在社会群体中,一些语助词有着共同而普遍的特征,就如同公约数一样。在笔者所经历的年代里,这种高频语助词别具意味。

  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听到多的语助词是拖腔带调的“嗯……啊……”。在笔者幼年的印象中,操如此话语模式者多为县、公社与村干部,是在众目睽睽下的演讲与诉说中,而其他人员多不这样。我还特别注意到,就是在公开场合善于“嗯……啊……”者,私下交谈时却流畅随意、且并不如此。为什么呢?看似摆谱造势,其实自有原因。在这新旧交替的特殊时代,一般人既有的叙述逻辑与内储词库往往赶不上时代的变化,在语言表达活动中可能因为新旧对接的置换而出现迟滞延时的状态,只好用“嗯……啊……”这样的虚词来填补,以期觅得较为恰当的新词与表达句式。

  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新的叙述方式似乎已建构起来了,但主流话语强调对峙与斗争,动辄辩论、批判、交代等,只许强者咆哮、不许弱者吭声的语言交往模式便催生了更多的怯懦嗫嚅状的表达句式。于是,我们便更多地听到了“这个……那个……”作为领起的语助词。言说者的身份不只是干部,还有我所接触到的中小学校长、教师,甚至身边的农民也“这个……那个……”起来了。这种语助词往往是重复甚至反复,如同口吃者一般。其实,这是一种病态的语言模式,折射出的则是“路遇盘绳在地,无法判断其是否是蛇而举步怯怯”的人生意态。

处女座
债券
过滤设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