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隐姓埋名数十年 刘少奇长孙是俄航天专家

发布时间:2018-11-30 15:37:23 编辑:笔名
隐姓埋名数十年 刘少奇长孙是俄航天专家() 这是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虽然我知道,坐在面前的是一个俄罗斯人,可他黄色的皮肤,严肃的双眼和嘴角边流露出的神情,还是让我依稀找到了已故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影子。

是的,这个名叫“阿廖沙”的俄罗斯男人,身上流淌着刘少奇1/4的血脉,是刘少奇远在异国的长孙。

他怎么会在俄罗斯?为何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几十年来,他过得如何?不久前,《环球时报》记者有机会在莫斯科阿廖沙的家中对他进行专访,了解到了这位巨人后代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与爷爷的一次见面 与阿廖沙相识,是前年的事情。

当听说他竟然是刘少奇的长孙时,我吃惊极了——在俄罗斯工作、生活了十几年,居然从没听说过刘少奇在这个遥远的国度还有一位至亲骨肉。

今年盛夏的一个傍晚,我应邀来到了阿廖沙的家。

阿廖沙的家坐落在莫斯科市一个十分清静的街区。

这是一栋很普通的住宅楼,他的家也是一套极普通的三居室,人造革地面已经没有了光彩,壁纸有些陈旧,家具也是老式的。

我打量着坐在对面的阿廖沙,不敢说这张脸很像他的爷爷刘少奇,却有一种神情能让我浮想联翩。

阿廖沙的父亲刘允斌是刘少奇与早期革命伴侣何宝珍的长子,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刘允斌曾在苏联学习和生活,并娶了莫斯科大学的同班同学玛拉为妻。

阿廖沙就是他们的儿子,他还有一个姐姐叫索尼娅。

这对姐弟分别有一个很中国化的小名“辽辽”和“苏苏”。

阿廖沙家中并没有太多明显的中国痕迹,但当看到他珍存的一叠叠照片时,我的思绪瞬时就被带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

在这些照片中,有刘少奇在延安与儿女刘允斌、刘爱琴的合影,有刘允斌在莫斯科大学读书时的照片,还有刘少奇带领中共代表团来莫斯科时和刘允斌、刘爱琴的合影。

其中有一张照片深深地打动了我,照片上的刘少奇正在俯身亲吻孙子阿廖沙,就像一个普通的慈祥老人,阿廖沙看上去天真可爱。

那是1960年,阿廖沙才5岁半,他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

爷爷不仅亲吻他,还送给他玩具和糖果。

那是他次见到爷爷,也是爷爷留给他的印象。

2十年后才知父亲死讯 阿廖沙与爷爷的缘分是如此短暂,更残暴的是,他与自己的父亲也是聚日不多。

1957年,身在莫斯科的刘允斌毅然决定回国。

回国后,他被分配到包头某研究所参加我国颗原子弹的研制工作。

妻子玛拉曾不远万里来到北京与丈夫团聚,却终因为难以适应异国生活而回到了苏联。

阿廖沙的父母就这样分开了。

回到苏联的玛拉独自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并且由于中苏关系恶化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