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裁决者第三十五章江湖儿郎江湖死

发布时间:2020-01-29 20:26:30 编辑:笔名

裁决者 第三十五章 江湖儿郎江湖死

本想凑凑热闹的陈天泽被发现后,掉落在树下,看到那个面带杀意的女子,也是一脸的错愕。

竟然是王初雪的师父,罗绮!

虽然陈天泽早就猜到了罗绮是个高手,可是没想到这妞不但是高手,还是一个来自于神秘的休宁宫之中的高手。

陈天泽这下傻眼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看着那手中莫名幻化出长剑的罗绮面带杀意的向自己走来,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要干嘛,别杀我呀,我什么都没看到啊。”陈天泽急忙起身,面露惶恐,向后退了几步。

砰!

一声巨响传来,只见陈天泽身后的一颗粗壮大树被直接轰碎,漫天飞舞的木屑煞是壮观。

陈天泽被惊了一下,突然松了一口气,将原本伸入怀中的手松了出来,拍拍胸脯轻声笑道道:“师傅姐姐,您大人有大量,我绝对会守口如瓶的。”

罗绮神色微变,显然对于陈天泽的称呼有些不悦,可是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冷声道:“你真不怕我杀了你?”

“怕啊,当然怕了。”陈天泽嬉皮笑脸道:“只是师傅姐姐既然是来自于休宁宫,势必不会随意动杀戒的啊。否则被人传了出去,休宁宫该如何立足?”

这话明显带着歧义,虽説休宁宫销声匿迹许久,但是任谁都知道任何一座神殿都不会轻易大开杀戒,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为神殿便寻求众生平等,开杀戒有违道义。

陈天泽虽然听闻过休宁宫的大名,可是究竟如何他一个xiǎoxiǎo的裁决者又岂会知晓,只不过刚刚那罗绮一剑将陈天泽身后的大树轰碎,明显带着些许震慑的意味,可同时却也暴露了罗绮的心思,所以陈天泽便有恃无恐的这般説话了。

“油嘴滑舌。”罗绮并未反驳,只是皱了皱眉头,一脸不屑。

“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陈天泽装模作样的抬头看了看天空,笑嘻嘻的打了个招呼便作势就要离开。

砰!

一道金光乍现,径直落到了陈天泽的脚下,将陈天泽吓出了一身冷汗。再往前一步,陈天泽伸出去悬空的脚便要被炸断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

背后传来一声冷喝,将陈天泽吓得寒毛直竖,转过头来哭丧着脸,道:“师傅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啊,我都説了我会守口如瓶的啊。”

原本板着脸的罗绮见此情形,神色之中突然有了一抹狡黠,看着一脸哭丧的陈天泽,冷声道:“我休宁宫的确不会轻易开杀戒。”

陈天泽一脸欣喜,只是还没等説话,便听到罗绮冷笑道:“但是,死罪可饶,活罪难逃,今日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挖你一双眼睛便可以。”

陈天泽惊了一下,哀求道:“师傅姐姐,看在王丫头的份上你就行行好吧,我还年轻啊,我连老婆都没娶,人生和生人的乐趣都未曾享受,你就放过我吧。”

听闻陈天泽的话语,罗绮脸色微红,怒道:“不要脸皮的登徒子,不説初雪还好,既然提到了初雪,那我这个做师傅的便要和你理论一番,你可知道初雪是何人?”

陈天泽急忙diǎn头道:“当然知道,并州王家的乖乖女啊,漂亮如花的师傅姐姐的学生啊。”

罗绮愣了一下,显然对于陈天泽的夸赞很不适应,随即骂道:“油嘴滑舌的登徒子,既然知道还不远离她,初雪年纪不大,不知江湖险恶,遇上你俩厚脸皮的侠客,都被带坏了!”

此话一出,倒是让陈天泽瞬间醒悟,在遇到王丫头的前一晚陈天泽和穆孝天两人便碰上了一袭黑衣的罗绮,而后知道罗绮是王初雪的师父后,陈天泽便一直在猜测那段时间里这个修为其高的美女是不是跟着他们,不曾想是真的。

陈天泽嬉皮笑脸道:“原来师傅姐姐一直跟着我们呐,怎么也不出来打个招呼,让大家见识见识,你也知道那穆孝天可是整天眼巴巴的盼着能遇到高手,讨教几招呢。”

罗绮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岔开话题,愤愤道:“就凭你们两人那diǎn不入流的把式,还想闯荡江湖,真真是笑死人了,莫不要给江湖二字丢脸了。”

原本嬉皮笑脸的陈天泽缓缓收敛神色,轻声道:“何为江湖?有云的地方便有天下,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江湖之大,千万人趋之若鹜,可江湖上最美的是什么,师傅姐姐可曾知晓?”

罗绮愣了一下,印象里这个家伙只会嬉皮笑脸油嘴滑舌,不曾想还有这一幕,至于江湖上最美的是什么?青山仗剑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神仙眷侣携手游?

似乎都是,似乎又都不是?

见罗绮神色疑惑,陈天泽冷笑道:“聪明的人总喜欢将事情想复杂了,向师傅姐姐这般聪明又高高在上的人肯定有千种万种答案,可在我们这些身处江湖最低端成为你们这些人垫脚石的游侠看来,最美的,不过只是江湖儿郎江湖死!”

“江湖儿郎江湖死。”罗绮轻声低喃,眼神之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彩。

“好啦,时间不早了,我也不耽误师傅姐姐的正事了。”陈天泽又恢复到自己本来的痞样,见罗绮神情怪异,直愣愣的发呆,便二话不説直接一路狂奔而逃。

这一次,罗绮并未追上去,只是看着那撒丫子就逃的陈天泽,扑哧一笑,轻声呢喃道:“江湖儿郎江湖死,死得其所。陈天泽,你越来越让我好奇了。”

见到罗绮并未追上来之后,陈天泽才放心下来,急忙回到城中,只是还未到店门口,便老远的看到了王丫头在酒肆门口画着方格蹦蹦跳跳的。

陈天泽不禁哑然失笑,快步走了过去,趁着王丫头不注意,伸手蒙住了她的眼睛,尖着嗓子调笑道:“xiǎo姑娘,猜猜我是谁?”

“如花?”

“如花是谁?”

“我家养的猴子啊,哦,如花不会説话,那你是旺财?”

“旺财又是谁?”

“旺财是隔壁王大妈家里养的xiǎo狗呀,哦对了,旺财也不会説话,那你是谁呢?我再猜猜看。”

“行了,别猜了。”陈天泽一脸沮丧的放开手。

王初雪满脸奸诈的笑意,伸手挽着陈天泽的胳膊,笑眯眯道:“天泽哥,生气了?我和你闹着玩呢。”

“没。”陈天泽一脸懊恼,转过头,看着王初雪,道:“你家人是不是都已经知道我了?”

王初雪笑眯眯道:“差不多吧,怎么了?天泽哥你怕他们不同意?那到时候咱俩就私奔,哼哼。”

陈天泽一头冷汗,想起那个罗绮,就是一阵哆嗦。私奔?岂不是找死吗?

“先不管了,吃饭了没,走,给你做饭去。”陈天泽将紧闭的店门打开,拉着王丫头便向房间内走去。

吃过晚饭后,陈天泽犹豫了一下,才问道:“王丫头,你师父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看样子很厉害啊。”

王初雪笑眯眯的凑到陈天泽身边,道:“我师父啊,很厉害的,你不会是打她的主意吧?”

陈天泽寒毛直竖,急忙摇头,打她的主意?那岂不是等于找死?王丫头这脑洞也开的太大了吧。

“听我爹説,我师父当年欠了我们家一个人情,所以才会来做我的师傅,当然啦,每年她只在我们家待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其他时间都不知道去哪里了。”王初雪见陈天泽的神情怪异,便嬉笑道:“我师父可是高手哟,你可不能打她的主意。”

“怎么会呢。”陈天泽神色一黯,突然想起那个自称是虔诚者的郝连明镜,休宁宫?竟然开始让人有些好奇和向往了。

修水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医治银屑病的医院
邯郸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亳州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珠海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