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星月浴血豪情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27:08 编辑:笔名

清晨。一支镖队浩浩荡荡前进在大道上,旗杆上飘扬着一面黄色旗帜,旗帜上绣着两个黑色行书大字“龙武”。  风展卷大旗,为这寂静的土地带来一丝生命气息。  这支镖队共有八十五人,八只红色大箱子,除了五十一个骑马的镖师和两个趟子手之外,其余都是押运货物的脚夫。  为首的三人正是龙武镖局总镖头龙武和他的两个儿子龙山高、龙海深。龙武虽然年过五旬,但仍双目似虎,精光闪闪,手提一把六角大铜锤。龙山高二十三岁,比龙海深大两岁,也比弟弟更加成熟一些。  龙海深取出随身携带的翠绿色玉箫,正准备吹曲一首,却听龙武喝道∶“海深!把箫拿过来。”龙海深做个鬼脸,无奈之下只得将玉箫递给了龙武。龙武胳膊一扬,将玉箫远远地掷了出去。龙海深刚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只得无奈地叹息一声。龙山高看弟弟没有了心爱的玉箫,拍拍龙海深的肩膀,以示安慰。  龙武高声道∶“大家随时保持警惕,若这趟镖跑好,大家就可以金盆洗手,永享富贵安乐,再也不用整天担惊受怕了!”镖师整天在江湖上行走,随时有丧命的危险,这时听到总镖头如此说,知道此次是一笔大生意,不由得一阵欢喜。  龙武对两个儿子道∶“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你张叔叔家,到那时就不用担心了。”  镖队面有八位镖师,中间每个箱子由四个脚夫和五个镖师押运。  龙武镖局是黄河流域大镖局,由龙武一手创办,此次接了一笔大生意,从京城赶往洛阳。此时,路经商丘清平镇附近。  是日,太阳当头。福顺客栈内,一黑袍黑色色披风青年悠悠地喝着面前的茶,浓眉长发,额头前的头发向左微偏,背上背一把配戴吞金刀鞘的宽刃大单刀,这青年正是冷刀。他来执行接到的任务。那深邃的眼睛中透出一种寒气,还有一种极其叛逆的眼神。  冷刀一边喝着手中清幽的温茶,一边有意无意地瞥瞥一侧的客房。客栈内,人声嘈杂,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冷刀的思绪。他从小经过严格训练,有着杀手的良好素质,气质里也透着一股冰冷之气,但是内心却不像平常杀手一般冰冷。  太阳稍稍向西边倾斜了一些。茶已经凉了,冷刀依然在喝茶。阳光照射在他身上,那么别样。虽然这是白天,但是他却如黑夜的鬼魅一般,冰冷而又诡异。  他已经跟踪了他的猎物一个上午,而上午他的猎物身边高手如云,守卫森严,不好下手。但是在下午,猎物自作聪明,将守卫撤除,原以为这样能够减轻他人的注意力,使自己更加安全,却不料自己早已经被别人盯上。  冷刀随手抛下一块小碎银,缓步走近天字一号客房,右手轻轻一扬,射出三枚丝雨针,又转身出了客栈,骑马出城。人们都在热闹,没有几个人看到这个过程,客栈依旧繁忙。  不一会儿,城中传出一个消息∶大富商贾盛在福顺客栈被人刺杀。  冷刀骑马至笑林堂拜见马敬。  马敬短发白眉,短小精悍,端坐在笑林堂大厅。  笑林堂内共有五大厅堂,地位高低依次为堂主马敬的笑林厅,青龙旗旗主冷刀的青龙厅,白虎旗旗主冷剑的白虎厅,朱雀旗旗主冷枪的朱雀厅,玄武旗旗主冷箭的玄武厅。几个旗主分居在不同的山庄,是各个山庄的庄主,各个山庄互为犄角之势,相互之间距离不过一里。  冷刀上前抱拳行礼,道∶“师父,猎物已死。”马敬微微一笑,道∶“干得不错。冷剑呢?”冷刀与冷剑感情深厚,两人从小一起练武,一起读书,亲如兄弟。冷刀此时听到冷剑的名字,不禁眼睛一亮,道∶“师弟去了洛阳,还没有回来,估计这几天就回来了。”马敬道∶“眼下有一笔大生意,由你青龙旗负责。猎物是龙武镖局的镖银,现在就在商丘附近。去吧!”说着衣袖一挥,走了。    冷刀立即派遣出十八个探子去清平镇附近寻找龙武镖局一行人的去向,又召集了三个青龙厅好手,收拾好武器兵刃,万事俱备,只等探子的消息了。  太阳将近西山。派出的十八个探子还没有回来。  冷刀和他的三个手下青天刀、皓月刀、玉树刀坐在青龙厅内。青天刀、皓月刀、玉树刀三人号称青龙旗三大天王,是冷刀的得力干将。  腰粗背阔的青天刀擦拭着自己手中的天刀,白色的雁翅刀映出自己的容貌,浓眉大眼,嘴角带有轻轻的笑意。九个黄色的铜环铃铃作响,别有一番韵味。  皓月刀长发白袍,手摇一把白色折扇,与一旁的小个子玉树刀闲聊。白色折扇的一面用行书字体写有“月刀为伴,美酒作友,逍遥一生”几个大字。  几人闲聊间,一门卫来报∶“庄主,门外一位大官人自称姓胡,特来拜访庄主!”冷刀左手轻轻撩了撩额头前的头发,道∶“让他进来。”  一长袍中年人进入,身后跟着一个手捧二尺长宽红色箱子的虬髯汉子。虬髯汉子满脸横肉,背一把单刀,眼睛中闪烁着精光。  那中年人站直了身体,咪着的小眼睛微微一睁,沉沉道∶“胡某拜见冷庄主,特来送上酬金。”这声音好像是由黑暗中的幽灵发出的一般,冷冷森森。后面的虬髯汉子奉上箱子,打开了盖子。  冷刀斜眼一看,冷冷道∶“阁下这是何意?之前商量好的四块金砖,为何给我八块?”  那姓胡的中年人道∶“冷庄主千万不要误会。四块金砖是刺杀贾盛的酬金,另外四块是一笔新生意。不知冷庄主有没有兴趣?”  冷刀左手撩一撩额前头发,道∶“猎物是谁?”  “蓝玉!”中年人响亮地说道。青天刀、皓月刀心中都是一惊,唯有玉树刀不以为然,依旧吃着他的香蕉。  “蓝玉!”冷刀一脸青气,缓缓道,“阁下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在下只涉及武林,不干扰朝廷之事!所以,这笔生意,阁下还是另请高明吧!”  中年人轻轻一笑,道∶“冷庄主何必跟银子过不去呢?规矩是人定的,也可以改一改,何必墨守成规呢?这四块金砖只是小意思,事成之后,我付给你八百块金砖。如何?”  冷刀没有说话。中年人以为冷刀答应了此事,得意地笑着。谁知,冷刀突然将冰冷的目光射向胡惟庸,脸色一沉,一拍桌子,低喝道∶“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吗!我的规矩,岂能说改就改!”  中年人脸色微变。虬髯汉子双目如利刃般直瞪着冷刀,右手握住刀柄,就要出手。青天刀看气氛紧张,也握紧刀柄,准备伺机而动。  中年人内心紧张不已,长出一口气,轻轻拍拍虬髯汉子的肩膀,看虬髯汉子缓缓松开刀柄,又道∶“冷庄主可知在下是何人?”冷刀冷冷道∶“你不是胡惟庸却又是谁?”  中年人大笑两声,得意至极,道∶“人人都说笑林堂下青龙旗旗主冷刀智勇双全、精明干练,果然名不虚传!冷庄主既然知道在下的身份,那刚才的事……”  冷刀怒道∶“我冷刀向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说过的话岂能随便改变!我可不管你是胡惟庸还是蓝玉,就是朱元璋来了也不能更变我的规矩!”  “大胆!”胡惟庸叫道,“皇帝的名讳岂能乱叫!你不怕被砍头吗?”冷刀一字一顿道?“我冷刀生于天地间,不知有谁可以令我冷刀惧怕!”眼睛直勾勾瞪着胡惟庸。  胡惟庸何时受过这等气,本想发作,但想到自已身处对方地盘,若真打斗起来,自已定然处于劣势,于自已不利,于是强忍怒气,冷冷道?“既然冷庄主如此不识抬举,那我只能去找你们堂主了。告辞!”说完就要与虬髯汉子一起走。  “站住!”冷刀喝道。    胡惟庸和虬髯汉子心中一惊,但还是停下了脚步。虬髯汉子再一次握紧刀柄,随时准备出手。  冷刀从箱子中取出四块金砖,说道∶“我只拿属于我的那一份。”让仆人将四块金砖拿给胡惟庸。  胡惟庸倒吸一口冷气,让虬髯汉子拿了金砖,两人一起出了青龙山庄。  青天刀还刀入鞘,严肃地说道∶“这胡惟庸位高权重,这次得罪了他,我们得小心对付!”  皓月刀轻摇折扇,缓缓踱步,看着远处回巢的乌鸦,悠悠道∶“不知道堂主会不会答应?”青天刀急忙接道∶“堂主一定不会答应的!”  玉树刀拿起一个橘子,一边剥皮,一边道∶“这还用说,堂主一定会答应的。”说完吞下一个橘瓣。  “我倒要看看胡惟庸的本事!”冷刀冷笑道,“皓月,派你的人日夜盯着胡惟庸,有什么动静,立即禀告我!”皓月道向前一步,抱拳朗声道∶“得令!”说完出去了。  胡惟庸与虬髯汉子骑马飞驰。胡惟庸恨恨道∶“这个冷刀真是狂妄至极,竟然连我也不放在眼中。何云,以后给他给颜色看看!”原来那虬髯汉子名叫何云,是胡惟庸的侍卫之一。何云听到胡惟庸吩咐,沉声道∶“是!”  马长嘶,秋风萧瑟。  胡惟庸与何云两人报上真实姓名,终于被延请到了笑林厅。  马敬笑眯眯地抱拳迎接,道∶“胡丞相光临,在下未能远迎,还请丞相恕罪。”胡惟庸大喜,随口含糊几句,说到正题。  马敬听到胡惟庸说要用八百块金砖刺杀蓝玉时,嘿嘿一笑,道∶“丞相要我办什么事,吩咐一声就行了,哪能劳您大驾。你吩咐我办什么事,是我马某的荣幸,怎能收您的钱呢?您的八百块金砖我是万万不能要的。只是蓝玉身边高手众多,若不能成功,此事……”  胡惟庸之前听到马敬恭维的话语,心下大喜,看他一再退让,为让马敬全心对付蓝玉,道?“万一此事失败,那也不是你们的过失,而是天意,与你们毫无关系,我是不会怪你们的。”马敬急道?“丞相开明!在下一定不负丞抈所望!”胡惟庸笑道?“成与不成,八百块金砖都是你的!”马敬连连哈腰称谢。胡惟庸得意而归。深夜,月黑风高。两个探子回来禀告情况,其余的探子还没有回来。  飒飒飘落的枯叶,轻拂着大地,更添秋天的肃杀。五十四个黑影掠出青龙山庄,向清平镇西北方向而去。  清平镇远处的西北方向,一家客孤单地栈矗立在大地上。客栈门前有一条小路,顺着小路的方向看去,影影绰绰的一大片林地随风摇曳。  冷刀和他的三大天王带领五十名青龙杀手在夜色的掩护下摸到了客栈四周,将客栈团团围住。  原本被乌云遮蔽的月亮,此时竟然放出光来,将大地照得通透明澈。  冷刀和皓月刀正准备潜入客栈,却听见四周喊杀声四起,心知不妙。冷刀喊道∶“给我杀出去!”看见四周密密麻麻涌来一大群人,有一二百人,随即一跃而起,拔出背上的冷面刀,杀向人群。三大天王组织人手应敌。  玉树刀大刀一挥,真气顺着天刀砍向人群,将五人砍出去,狠狠地撞到了地上。冷刀左手一挥,八枚丝雨针已经被射出,八人登时毙命,凌空一跃,又劈杀死了许多人。  五十名青龙杀手都是冷刀手下的好手,个个武艺高强,可以以一挡十,此时虽然面对大量敌人,但是仍然不处于下风。  远处的龙武父子看自己派出的人手不能制服冷刀,大喝一声,骑马而出,手提大锤冲向冷刀。    冷刀一刀砍死一人,斜眼看见龙武抡着大铜锤砸向自己,手腕一转,将刀抹向冲来的大马。大马速度太快,来不及停步,被冷刀一刀抹断喉咙。在这瞬间,龙武看冷刀一刀已经挥出,露出了空隙,立即挥锤砸向冷刀。不料冷刀早在挥刀挑马时就已经向龙武射出丝雨针,龙武为躲避暗器,只得中途变招,侧身避过。这时冷刀看大马就要压下,飞起一脚,将大马踢出。龙武眼疾手快,双足一点,直直地从马背上飞起,与冷刀激战。  黄沙飞溅,刀光剑影。  龙山高和龙海深看父亲久久不能制服冷刀,拍马攻向冷刀。冷刀使冷面刀与龙武打斗,看两个年轻人从马背跃起攻向自己,单刀连钩向龙武的大铜锤,逼得龙武连退两步,趁机连踢几脚,将龙山高踢倒,又一脚踩向龙山高喉咙。龙海深急忙长剑直指冷刀腰部,使一个“气贯长虹”迫使冷刀变招。冷刀由于被龙海深打扰,这一脚没有踩下,使龙山高幸运地捡了一条命。  龙武父子三人夹击冷刀,将冷刀围在中间。十余招之后,冷刀渐渐感到自己处于下风,反而激发心中豪情,真气一提,使出“行云流水”,刀光穿梭间,将龙海深左臂割破。冷刀又使出一招“青天白日”,一顺间劈出九刀,刀光将龙山高紧紧笼罩。  龙武欲救龙山高,但为时已晚,龙山高已经被冷刀一刀劈死。龙武大怒,双脚一蹬,腾跃到空中,使一个“恶鹰扑食”,迅速掠下,双锤直击向冷刀头部。  冷刀看对方铜锤力道太大,不敢硬接,看对方即将击落下来,急速向后滑出几步,又飞速跃起,大刀直劈向龙武。龙武连忙向前滑几步,到了冷刀身后,直直跃起,从背后攻向冷刀。后背是人防守的大空洞,异常重要。冷刀大骇,急忙使“千斤坠”坠下。龙海深趁机一剑刺出,刺向冷刀胸口。冷刀不以为意,单刀随便虚晃,便骗得龙海深中途变招,右腿踢出一脚,将对方踢飞了过去。冷刀知道龙武就在自己后脑勺斜上方,急速转身,刀刃朝外,用尽了力气挺臂用刀横挡。  众人只听“哃”得一声沉闷巨响,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流袭来,转头看去,龙武斜斜停在半空中,冷刀的单刀与大铜锤相互撞在一起,冷刀也一动不动地挺在原地。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画面被定格在一顺间。  可又有谁知道,此时的冷刀和龙武两人都虎口阵痛,元气大损。刚才两件兵器相撞时,两人以全部内力相拼,不相上下,此时,同时身受重伤,重疮内脏,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流下,嘴角溢出了鲜红的血迹。 共 18417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病好
儿童羊角风饮食需要注意哪些

上一篇:天中子兰花词念已冰

下一篇:现实3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