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大时代之手机硬件零利润能否走得通

发布时间:2020-07-05 12:34:37 编辑:笔名

导语:在互联加速向传统领域渗透的今天,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的再次集体缺席,似乎令2014互联大会逊色了不少;然而,或许正是缺少了这三大巨头的压制,互 联+思维却在大会上大放异彩:不仅是日新月异的智能硬件,也不只是新旧势力剧烈交锋的金融,甚至连已经被互联思维改造过一次的,都出现了新 的变局。

2014,注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互联+大时代。

文/陈敏

如果有人告诉你,只花几百块钱甚至是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拿到一台体验还不错的智能,你会心动吗?

在今年的互联大会上,百加(100+)创始人徐国祥再次向易科技描绘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厂商的新玩法:尝试硬件零利润模式、通过后向的互联服务去赚钱。

过去五年,中国的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存量市场,未来五年,行业将面临重构,会出现一些新的模式,硬件零利润可能是一个趋势。作为行业的一名老将,徐国祥认为在即将到来的智能3.0时代,单纯依靠硬件来赚钱的路将会越走越窄,厂商需要从硬件之外的后向服务上去获得利润。

但徐国祥正在尝试的这个新玩法并不被所有的同行所接受。一部分厂商的管理层认为,这个模式很难成功;也有一些厂商认为,硬件零利润、寻求后向收费是大势所趋,但这条路走起来会非常困难,除非足够好、销量足够大。

在移动互联风生水起、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的关口,这条把利润完全寄托在后向服务的道路能否走得通?

变化:百元机时代到来

硬件零利润这个概念的提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完全依靠卖硬件来实现盈利的路,已经越走越窄了。

周所周知,在过去以硬件为主要盈利点的1.0时代,以诺基亚、摩托罗拉为代表的厂商都在拼效率、拼成本、拼规模、拼品牌、拼渠道,所有的利润都来自硬件。但后来,苹果开启了新的商业模式,它给行业带来了巨大变化,这个行业的赢家变得越来越少,很多着名的品牌逐渐退出了舞台。

在苹果缔造的这个2.0时代,少数企业因通吃产业链上下游而称霸市场,而更多的厂商只能通过高配置、低价位的价格战来分食获利,尤其是在互联公司介入之后,不同品牌之间的营销大战变得越来越没有底线,硬件利润变得越来越薄。

过去几年实际上是千元智能机在引领这个市场,现在看来,百元机的时代已经到来了。徐国祥认为,如果站在硬件的角度来看,行业的确是一片红海,但如果站在移动互联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还有很多新的机会。

在徐国祥看来,未来几年,随着运营商补贴缩减、流量费下降、渠道演变、硬件成本下降,整个市场会变得更加开放,行业的新一轮洗牌也将加剧。而在这个过程中,厂商要健康地生存,就不应再沿着制造业的那个方向玩下去,应该去寻找新的方向。

探试:放弃硬件利润

既然硬件利润变得越来越薄,那么,与其在这个硬件大战中亏本赚吆喝,还不如干脆完全放弃硬件利润,寻找新的盈利点。

未来仅仅靠硬件去生存,会越来越难,但是硬件的成本也会变得越来越低,所以我坚定地认为,围绕着硬件之后的软件和服务来盈利的方向是可行的。按照这个思路,徐国祥在不久前提出了智能的3.0模式硬件零利润将成为常态,而厂商则需要从硬件之外的后向服务上去赚钱。

实际上,这一模式并不新鲜。反向收费的模式、交叉补贴的模式,在产业从一开始就有。通信行业专家、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说,国外的基础电信运营商通常是让用户零费用拿走一台,或者象征性地交一点钱,你只要用我的服务签约至少一年,就送给你。

吕廷杰所说的这个零元购机模式在国外很普遍,引入国内之后也一度成为厂商联合运营商销售的法宝。只不过,这种模式如今有了新的演绎从运营商给厂商补贴,变成厂商向互联厂商伸手要钱。

互联是一个双边市场,可以向卖东西的人收费,也可以向买东西的人收费,也可以两边都收费,这边多收点,那边少收点。吕廷杰说,向互联公司收费,向消费者不收费,使得用户很轻易进入到这个服务平台上,降低这个门槛,把终端送给你,然后你去用我的服务,这是一种创新模式,值得提倡。

让客户不付费或者少付费的模式有助于降低进入的门槛,特别是对很多中低端的客户来说,他很轻易地得到一部,得到这个他就会用你的服务,他可能愿意来选择自己喜欢的服务,愿意为它付费,这样也就形成了一种循环。吕廷杰说。

不过,吕廷杰也指出,这种模式能不能成功,还需要仔细推敲,如果厂商能从某些垂直应用的领域切入,或许有成功的可能。

难题:产品和规模是关键

围绕后向服务来赚钱的路逐渐清晰,但它并不一定好走。这种模式能立足的前提,是有足够大的销售规模。酷派副总裁曹井升说,如果的销售量上不去,那么后向收费就是空谈。

吕廷杰也认为,由互联构建的盈利都建立在规模上,没有规模就没有商业模式,只有达到了一定规模的销售量/用户量,商业模式才能迎刃而解。

对于规模难题,徐国祥并不担心。把运营成本、硬件毛利、大量的广告费、渠道费全都让渡出来,就可以吸引到越来越多的用户。徐国祥说,只要有用户,未来就会有很多收费模式,比如应用分发、游戏联运、电商等等,但是这一块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

但OONE副总裁邓安明则认为,这种模式很难成功。在邓安明看来,在硬件零利润、通过后向服务赚钱这种模式下,厂商需要做大出货量,因而在前期就会烧掉巨额资金。更重要的是,如果用户是冲着低价而不是本身的魅力去购买这款,拿到后往往会选择刷机,后向收费也就无从谈起。

由此看来,走后向收费这条路的厂商能否做到足够大的出货量,不仅仅在于价格是否低廉,产品本身的吸引力也尤为关键。

从长远来看,这个模式确实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但前提是要做好、要有足够的用户量,而前者更为关键。曹井升说,从目前来看,厂商之间的竞争,成败还在于本身。

据曹井升介绍,在今年上半年,酷派因抢占了市场空白期而做到了国内4G市场第一,但在几个月之后,当竞争对手都开始做4G的时候,酷派就必须着重在产品和运营等方面下功夫。比如,就在昨天,酷派效仿了华为让荣耀品牌单飞的做法,把旗下专注于互联渠道的大神品牌独立出来,并一口气发布了包括大神F2在内的五款大神品牌新品。

百加的硬件零利润模式,实际上就是小米生态链的另一种说法,它确实是一种趋势。曹井升认为,无论是酷派还是其他厂商,未来都免不了走后向收费的这条路,但前提必须是:产品足够好、销量足够大。

在这个互联+大时代里,智能是否会因此再度改变?

株洲治疗白癜风医院
南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松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十堰白癜风好的医院
达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