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释永旭涉黑调查曾称少林武僧总教头出门带打纪录

发布时间:2020-09-17 11:33:43 编辑:笔名
释永旭涉黑调查:曾称少林武僧总教头 出门带打手曾砸选票箱

7月30日,河南偃师市公安局的一则通告让释永旭成为关注的焦点,大口镇亦被推上风口浪尖。

通告中鼓励当地人举报释永旭等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大会动员地点就选在大口。记者调查发现,释永旭盘踞大口10余年,罪行累累。如今释永旭等人落网,那些被其欺凌过的人逐步敢站出来说话,乃至还主动找寻其他受害人,对他们来说,挤压十多年的怨气委屈正如山洪般爆发。

“他终究倒了”

初见王红(化名),她第一句话就是“他终究倒了”,这个口中的他指的就是释永旭,一开始王红还不敢相信,直到看到警方的通告才放下心来。最近两天,王红和丈夫都很忙,他们忙着带媒体找村里被释永旭欺侮过的人。

怨气已有十余年,突然得到释放,两口子都有些恍忽。

王红和丈夫都是山张村人,十三年前和释永旭由于村里水库的事起过冲突。她讲述,2004年在村里的一个小水库养鱼,当时和乡里管水利和村委的人达成了口头协议,他们在此处用水库养鱼,并且负责水库周围的环境卫生和管理,这样一来相互都不需要支付费用。在2006年之前,她和丈夫的日子平静而劳碌,种地养鱼管理水库。

但从2006年开始,日子不再平静。

这个水库就在释永旭承包的其中一座山的山脚下。王红回想,当时释永旭本人和他的手下屡次来驱逐,理由使人哭笑不得,“水库的水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山是他的所以水库的水也应该是他的。”当时王红的丈夫不认可这个说法,还被释永旭打了一顿,由于当时畏惧释永旭的权势,被打的时候根本不敢还手也不敢报警。“当时我对象被打的在床上躺了十多天,到现在阴天下雨的还是腿疼。”

出事后在村里的调和下,王红和丈夫继续使用水库养鱼,但是日子并没有就此消停。释永旭总是提一些不合理的条件,让他们没法接受。“他要求水库的鱼卖的钱一半得是他的,并且捞鱼工人的前得我们这边出,真的是欺人太甚。”王红讲述。

由于对方各种不合理条件层见叠出,2007年,王红和丈夫终究决定放弃使用水库,“惹不起,躲得起。”

打手很多

出门最少带俩人

在乡亲们眼中,释永旭的打手很多,最喜欢带出门的有两个人,一个叫孙松,一个叫王光宏。孙松已去世,而在警方的通告中,王光宏已经被抓。

很多村民都说,孙松自称是释永旭的律师,但在乡亲们眼中,孙松干的事早已经超出律师的范畴。而另一个王光宏是其的司机兼职打手。王红由于鱼塘的事还和孙松打过几次交道,后来就没再见。

村民张明(化名)就被其中一个打手踢了1脚,后来被人拉开,不过他还是被释永旭困在别墅里4五个小时的时间。张明讲述,释永旭大约是在1999年左右来到山张村,他承包的第一座山就紧挨着自己拓荒的那块地。他告知记者,当时村里很多荒山荒地,一家就在1处荒山的山脚下开了一亩多的荒地,第二年,与荒地只有几米之隔的荒山拍卖,最后被释永旭承包。

释永旭包山以后,说张明的地过界了。承包的荒山都有边界图,张明要求释永旭拿出边界图看看是不是真的过界限,而释却谢绝了,并且揪住了衣领。释永旭让张明去他的别墅说话,结果张明去后发现里面人很多。

其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正式启动中有几个释的手下是村里的人,从中还进行劝告,但是张明还是被一个不认识的打手踢了1脚,最后被旁边的人拉开。以后释永旭一直没开口放人走,直到晚上8点左右才允许走人。张明模糊记得,去别墅的时候是下午3四点,直到晚上近八点自己才从别墅里出来。

后来,张明放弃了那一亩荒地。

拉一车人干预选举

砸了三个选票箱

2008年,释永旭带着几车人干预选举的事,焦村村民至今印象深入。

有村民回想,当时正值村里换届选举,主要是分为两派,一派是释永旭支持的1名叫李洪星的村民,而另外一派就是焦纪安。选举那天,释永旭带着四五车武校的人过来在大街上转游,村民猜想当时就是为了吓唬人。后来他们带人到选举会场把票箱砸了,村里参与投票的人无一人敢上前。

那年,就由于释永旭带人闹事,村里没有任何人当选村主任。

为什么会阻挠?焦纪安告诉记者,由于他没有满足释永旭的需求,换句话说就是不够听话。焦纪安称,自己是从2005年当选焦村村主任,在他当选之前村里将四道沟的一片荒山承包给了一个叫徐光明的人,协议签了30年。后来释永旭看中了那片荒山想要承包,协议不能随便毁,焦纪安就没同意。焦纪安称,其实释永旭看中的不是那片荒山而是山里的铁矿。据他讲述,后来释强行进入荒山开矿,后来乃至不让徐光明的护林员进入荒山。由于一次徐光明和护林员要进去,还被释永旭等人打了。那里的铁矿一直被释永旭霸占到2009年。

除此之外,那里面释永旭还在村里承包了煤矿,煤矿属于县办企业,后来承包给了一个叫魏传道的人,后来这人由于资金不够低价转让给了释永旭。

当时无论是开煤矿还是铁矿都需要每一年给村里交五万元的管理费,他人都交,但是释永旭历来没交过。

先声药业赴港上市不畏洗牌浪潮,可谓底气十足
先声药业创新药恩瑞舒?(阿巴西普)上市,中国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将获益
trilaciclib被FDA授予突破性药物资格,先声药业投巨资引入大中华地区
脚上的灰指甲好治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