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官场风云 111.第111章_1

发布时间:2020-02-15 20:26:48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111.第111章

廖东华的目光落到了市委副书记沈凌越脸上,这时候,他希望沈凌越也能站出来,葛建明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要拿公安局开刀,这是廖东华这个政法委书记不希望看到的,张青阳跋扈归跋扈,跟李浩成也走得近,对他这个新任政法委书记看起来也不怎么服气

,但张青阳的事是政法系统内部的事,关起门来可以慢慢解决,廖东华也有信心以后将李浩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但如果是外人想染指,廖东华就不答应了。

廖东华尽管只是初来乍到,但也视政法这一块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容不得别人往里面伸手,哪怕这个人是市委书记不行,政法委是归党委管没错,换成在别的地市,一个政法委书记兴许也不敢拂逆市委书记的意思,更别说这个市委书记同时还是省委常委,但南州市的政治生态环境却是决定了其特殊性,廖东华不敢公开硬顶葛建明,但变着法儿反驳一下还是敢的,刚才让张青阳离开就是他的一个策略,没想到葛建明的态度坚决。

这个时候,廖东华无疑希望沈凌越也能站出来,往大了说,公安局是本地派固有的势力范围,如果再让葛建明往里伸手,那南州市的政治格局真的又会发生一些变化,面对强势的葛建明,两边的天平将会发生一些倾斜,本地派将会慢慢变得弱势。

“胜辉同志,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可有证据?”沈凌越一直在观察着葛建明的神色,廖东华刚才抛过来的眼神他不是没有看到,但并没有立刻开口,这时候才不慌不忙的出声。

“沈副书记,张青阳的那些作为已经是尽人皆知,只要调查一下,是黑是白就一清二楚。”黄胜辉回应着沈凌越的话。

“你只需要回答我有没有证据即可,别给我转移话题。”沈凌越摆了摆手,不客气道。

黄胜辉微微怔了一下,眼神悄悄的往葛建明方向瞟了一下,廖东华和沈凌越可都表露了倾向于张青阳的态度,黄胜辉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这次就算是成功将张青阳给扳倒了,黄胜辉意识到自己恐怕也会陷入困境,葛建明不见得就会给予他相应的回报,在上层的领导斗争中,他极有可能沦为被牺牲的棋子,但今天走到了这一步,黄胜辉想要再往后退已经不可能,只能道,“沈副书记,如果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能拿出证据来。”

“合着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胜辉同志,这里是常委会,你把我们都当成傻子吗,没有证据就在常委会上信口雌黄,你觉得你说的话还有一点信服力吗。”沈凌越严厉道。

“沈副书记,我说的话句句属实,并没有半句虚假。”黄胜辉被沈凌越盯着,心里暗暗叫苦,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句。

“没有证据就污蔑领导,信口雌黄,你还有一点党性原则和纪律吗。”沈凌越斥责道。

“凌越同志,先别说的这么绝对,我想胜辉同志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他既然敢在常委会上说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该给他自辩清白的机会。”葛建明看了一直默不作声的陈兴一眼,又道,“郑光福的案子非同小可,已经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重视,我们地方也必须拿出行动来,在案子水落石出前,青阳同志就暂且回避这个案子,陈兴同志,你认为如何?”

“我赞成葛书记的意见。”陈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葛建明这不仅是要在关键时刻摘桃子,而且还想拉他下水,造成两人早就达成一致意见的假象,再加上两人共同的外来背景,搁给沈凌越等本地派阵营的干部看来,无疑要认为两人联手要打压本地派的干部,陈兴料定这是葛建明的算计,但他还没法反对,因为将张青阳先架空,这同样是他的想法,只不过葛建明棋高一着,先一步把他算计了。

“嗯,凌越同志和东华同志有意见吗?”葛建明又看向了沈凌越和廖东华,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沈凌越和廖东华面面相觑,葛建明看似在征询他们的意见,但两人又何尝听不出葛建明话里那不容反驳的态度,而且陈兴已经站在了葛建明一边,两人如果要反对,等于是自找没趣,倒不如顺势答应下来,只能能把张青阳保住,让其回避一下未尝不可,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下,也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沈凌越点了点头,道,“青阳同志回避一下是应该的,不过我想这次案情重大,部里已经直接接手此案,为了不让我们地方太过被动,咱们也该表示出重视,我提议东华同志亲自负责此案。”

“东华同志肯定是主抓全局的,但具体行动也要有人负责嘛,我看胜辉同志就不错。”郑光福笑了笑,“胜辉同志,你刚才既然说了青阳同志和郑光福有诸多不寻常关系,那这次就给你一个找出证据的机会来,青阳同志回避此案,就由你来抓这个案子,除了协助部里办案,你们市局也不能松懈,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葛书记,这样是不是不妥?”葛建明话音刚落,廖东华一下皱起了眉头,葛建明太狠了,这是他和沈凌越刚才没有想到的,还以为葛建明让张青阳回避此案就已经是点到为止了,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把黄胜辉推出来。

“没什么不好,胜辉同志既然敢说出来,那我们就给其证明的机会,当然,我们也不能认定青阳同志就有问题,但我相信青阳同志是经得起考验的嘛。”葛建明冲张青阳笑着点了点头,他的笑容落在张青阳眼里,无异于死神的微笑,让张青阳一阵胆寒,沈凌越和廖东华表现出了维护他的态度,但葛建明却更加明显的偏向了黄胜辉,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任谁都能看出葛建明对他举起了屠刀。

廖东华一脸阴郁,再要开口时,葛建明已经很霸道的一锤定音,“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谁有意见,可以私下找我。”

常委会结束时,张青阳当即一脸愤慨的走了出去,转身时看向黄胜辉的眼神,那是恨不得将黄胜辉给生吃活剥了,平日里称兄道弟,关键时刻从背后捅他一刀。

廖东华和沈凌越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两人都是快步离开了会议室,胜利者只有葛建明一人,就连陈兴今天都被葛建明给算计了一下,这也是陈兴始料不及的,但今天他和葛建明说起来还是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两人的目的其实还是一致的,所以陈兴一直不做声,除了葛建明让他表态的那句话外,陈兴保持着沉默。

正当陈兴要离开的时候,葛建明从后面叫住了陈兴,葛建明等着身边已经没什么人时,才笑道,“陈兴同志,听说你昨晚已经和部里下来的同志接触过?”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昨晚张青阳带人包围部里调查队伍一行下榻的宾馆,将郑光福带走,他们的负责人和我联系了一下,一起去找张青阳要人。”陈兴点头道,葛建明看样子是都了如指掌了,这会却是装着不太知情。

“张青阳同志怕是真的和郑光福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哎,这样一个准备重用提拔的同志要是堕落了,那就让人痛心了。”葛建明脸色凝重,满是担忧和可惜,他刚才不在会议上提这事,这会在陈兴面前却是故意表露出另外一番态度来。

陈兴将葛建明的表现都看在眼里,对葛建明的演戏功夫端的是不能不佩服。

“如果张青阳有问题,那我们也该庆幸发现得及时,要不然再让张青阳担任公安局长,还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危害。”陈兴严肃道,葛建明演戏归演戏,陈兴也不去说什么。

“不错,幸好是过几天才召开人大会议,要不然刚任命张青阳担任市局局长就出了问题,那可就真成了大笑话了。”葛建明深以为然,俨然已经将张青阳当成是问题干部看待。

“葛书记,我还有事要忙,您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辞了。”陈兴开口道。

“好,也没啥事,你先去忙吧。”葛建明笑了笑。

目视着陈兴离去,葛建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陈兴刚坐车离开市委一会,常胜军的就打了进来,陈兴快速接了起来,只听常胜军道,“陈市长,郑光福死了,尸体在宁平市地域内发现的。”

“死了?”陈兴眼珠子险些瞪了出来,整个人呆了一下,常胜军给他说的这个消息对他的冲击可想而知,甚至陈兴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张青阳一伙人下毒手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