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小驴阿金的恶梦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29:18 编辑:笔名

是饭桌上听来的故事。听后心里五味杂陈,想想这就是现实吧……  话说是2013年5月的一个初夏之夜。村里的月光宁静安详,槐花的香气汹涌澎湃。庄稼人睡得都比较早,黑蓝夜空格外明净,所有的星星好像都醒着,不知疲倦眨巴着眼睛。  早上被鞭子抽着犁了一早上地,下午又推了一下午磨。吃喝倒是还行,可是浑身就像被抽掉了骨头。“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小驴阿金懒懒的卧倒在漆黑的驴圈里,望着夜空暗自哀叹。“我这么年轻,难道一辈子就要这样在鞭子下围着磨盘转一辈子?”小驴阿金多么不甘心啊,“看看那些人类多好,高贵美丽,随心所欲,要是能用一辈子的驴命换做一天人,我也愿意……”  “哈哈哈!阿金你真的愿意用一辈子驴命换一天人生?”一阵旋风突起,一个如洪钟般的说话声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回响盘旋,好像来自天上,又好像来自地下。阿金摆摆头前后左右看看,并没有人出现,但他还是诚实的回答:“真的愿意。”  “那好吧,念你自幼勤恳善良,曾经救过我御前一只受伤斑鸠的份上,特别赐你人生一日……”又一阵旋风自阿金卧室前绝尘而去,洪钟人声也销声匿迹。  “不会吧,难道这是梦?”阿金还未来得及想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便感觉到天旋地转起来。  只那么一瞬的眩晕,阿金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人。高大魁梧,英俊帅气。深蓝牛仔裤,浅紫棉格衬衫。嗯!阿金对自己的模样真是非常满意,在他心目中自己就该是这样的。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后环顾左右。这是到了哪儿呢?四周绿树浓荫,一池绿莹莹的湖水上横亘着一条石桥,石桥中央坐落着一座尖顶的亭子。亭子里有几个老人在悠闲的打牌。他想都没想就走过去打招呼:“请问一下老人家,这是哪儿?”  “p矿啊,连顶顶有名的p矿都不知道,你是外地人啊?”老人家正打牌打得用心,脸上鼻子上挂满纸条,看上去滑稽又可爱。  “哦,p矿,正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啊。听说这里工作条件优越,工资待遇丰厚,人民和谐安宁……”阿金心里一阵窃喜,“那位隐身高人真是厉害,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这样想着,阿金迈步向前走去。  “喂,站住!”阿金正踌躇满志,信心百倍准备去干一番事业呢,不想遇到五六个身穿蓝西装白衬衫,腋下夹一蓝色文件夹的陌生男人。当然,今天他遇到的每一位都将是陌生的。阿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乖乖站住。  “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怎么没有穿统一服装?考核10分。”其中一个戴金边眼镜的打开文件夹,抽出笔迅速记录了一下。等着他回答单位姓名。“阿金,nb队的”阿金犹豫了一下随便编了一个单位,对于这些队他太熟悉了,因为这个单位的工人们经常去他们村玩。  “还有,走路姿势不规范,考核10分。”另一位看上去文绉绉的也打开文件夹记录了一下。  “走路姿势还有什么规范不规范吗?那我应该怎么走?”阿金急了,一天还什么都没干呢,就被考核了20分。  “看样子没有学习6S管理制度,再考核10分。”前面那位文邹邹的先生很鄙夷的看了一眼阿金,“回去好好学去,回答问题都不规范。”说完,留下一头雾水的阿金,浩浩荡荡离去。  “唉,什么规范不规范的,还真应该学习一下。”不管怎么说,一天的人生真的很难得呢,要好好珍惜,不能不开心。阿金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向前走。还没走出多远呢,又碰到一帮蓝西装。  “哎,这位同志站一下。”一帮人即将与阿金擦肩而过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矮而胖的中年妇女,满脸褶子上堆满笑,她叫住阿金。“你会唱《**之歌》吗?给我们唱一下。”  “什么?”阿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天做人啊,怎么就这么不顺呢?他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发,随心唱起来。  “吁,吁吁吁……”中年妇女夸张的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眉毛都耸到了头顶“唱的这是什么啊?跟驴叫似的。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考核20分!”  唉,可怜的阿金出师未捷分先失。编的还是那个单位那个名字,蓝西装们夹上文件夹渐渐远去。后来他知道了这是总公司专门抽查企业之歌传唱效果的。阿金有些生气,但依然不失风度继续向他所知道的那个nb队走去。  刚走到nb队门口,一位年过四十的黑脸汉子走出来热情的握住了阿金的手。“欢迎欢迎啊。你是矿上派到我们队的实习大学生吧。刚好,我们的技术队长要带人下井,你快去换衣服跟上下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说完,不容阿金分说就塞给阿金一团干净工作服。阿金只好拿起工作服跟在那几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屁股后面下了井。  虽然听说过无数次,可是真的置身其中,阿金还是有些不适应。恐惧像一把有力的钳子紧紧捏住阿金的心,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尽管巷道里悬着明亮的防爆灯,尽管有人陪着他一起走,他们早已熟悉和适应这样的工作环境,说说笑笑。可是,对他来说这可是头一遭啊。他战战兢兢看着井巷,看着越走越黑暗阴冷,越行越错综复杂的迷宫一般的巷道,心里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要是哗一下塌下来咋办啊?往哪儿跑?听说还有一种毒气叫瓦斯,时刻潜伏在煤层和岩壁内等着吃人。  真可怕啊!他紧紧跟着前面的那几个人。冷汗像瀑布一般从安全帽里流落下来,他摘下安全帽,准备擦擦汗再戴上。可是,还没等他擦完汗戴上安全帽呢,一声厉喝从身后传来:“站住,不戴安全帽,记三违一次!”他心里一惊,转过身一束冷光直刺双眼。他使劲眨眨眼睛,看到一位戴黄帽子的人掏出笔记本又准备将他记录在案。幸好,前面的技术队长闻声赶来对那人说是实习生,不懂规章制度,下不为例。那位黄帽子很失望的转身离去,技术队长告诉他记一次三违半年就白干了。阿金头上豆大的汗珠又开始落下,这次打死他都不敢再摘帽子了……有个工人靠着墙在打盹,阿金看到又一位黄帽子像蛰伏在暗处的黄雀,嗖一下窜过去。那位打盹的工人又该倒霉了……  什么活都没干,只是跟着转了转巷道和工作面,时间就唰一下过去好几个小时,阿金又累又饿又害怕。听说工作面的那些工人得干十几个小时,不知道怎么能熬下来……阿金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只做一天人……  升了井,刚回到办公室,准备找点水喝,几位蓝西装突然涌进来,简直像天兵天将,阿金觉得。“你们的值班人员呢?”打头的一位蓝西装还算客气的问阿金。“哦,刚出去吃饭了,叫我盯一会儿。”  “把你们的台账和仿宋字拿出来,我们要检查。”另一位瘦高个的蓝西装严肃地说。“哦,我还没写呢。”阿金老实地回答。“没写仿宋字?考核20分——给nb队的阿金……”那人好像终于逮到立功机会一样,开心的边自言自语边打开文件夹记上。  真倒霉呀,今天怎么尽碰上扣分的呢?做人真麻烦。阿金开始有些后悔用一辈子的驴命换一天人生了。好不容易送走了诸位仿宋办,紧接着又来一群据说是精细办的神仙。  阿金已经知道他们是来扣分的,反正是要扣,他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他努力堆着笑脸看着他们冷峻的外表,猜测他们是通过什么项目扣多少分。他还悄悄算了一下自己还剩多少分。果然不出所料,精细办的同志们也找到了扣分的理由,也顺理成章的扣了分,也开心的夹着文件夹浩浩荡荡离去了……  阿金突然觉得一阵困意狠狠袭来,他真想美美睡一觉。可是,还没等他找个地方去睡觉,一伙张着嘴大笑的人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向他冲来,他们拉着他拽着他,将他推到了更多的人面前。喜庆的乐声震耳欲聋,嘈杂的喧哗淹没了噼里啪啦的炮仗声,他们叫他去拜堂。哦,对了,他面前还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那姑娘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啊!终于碰上美事了。他要结婚了!哈哈!他开心的大笑起来。可是,他们非要让他和那姑娘一起唱一曲《**之歌》,还要同做第九套广播操,还要同写一张仿宋字,还要……好吧,为了梦寐以求的新娘子,就勉为其难吧。他张开嘴唱起来:啊……啊……啊……他嘴一张,高亢的驴叫声顷刻间让世界安静下来。他想:坏了坏了,那位高人忘了改变我唱歌的声音了……  面前的人群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他们手里举着铁锨洋镐等工具像他冲来,嘴里还高呼着:“快抓住,那是头驴精……”巨大的恐惧像黎明前的黑暗猛然扑下来,阿金转身想撒腿就跑,可是双腿竟似灌满了铅块,无论如何也迈不开步伐,愤怒的人群眼看就要将他淹没……  一个激灵,阿金重又睁开眼睛,胸膛里那颗心还在像一只逃命的小兔,狂奔着。可是眼前竟没有一个人,世界安静祥和,院子的墙上那只熟悉的老公鸡正拍打着翅膀准备叫醒太阳。东方已经渐渐发白,天快亮了……啊,原来是做了一个恶梦啊!阿金长出一口气,心想原来做人那么可怕,还不如……他帅气的甩了甩尾巴,抖擞了一下萎靡的精神,站起身准备迎接一天的劳动…… 共 33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治疗原发性早泄常用到的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http://kmdx.qm120.com/lj612/
颞叶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

上一篇:豪情万丈1

下一篇:故事7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