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违规关联交易股东内斗后华凯保险治理混乱再出世

发布时间:2020-09-25 02:47:42 编辑:笔名
违规关联交易、股东内斗后,华凯保险治理混乱再曝董事失联

近日,新三板挂牌公司华凯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凯保险”,834343)发布督导券商风险提示公告,内容显示,华凯保险股东詹詇铄目前处于失联状态。蓝鲸保险注意到,这已是今年以来华凯保险收到的第5封提示性公告,延续的风险提示所出现的,是华凯保险基于股东股权争斗所逐渐暴露的一系列乱象。

蓝鲸保险注意到,詹詇铄实控的贵州至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惠金融”)已处于业务停滞状态,而詹詇铄对至惠金融实现实控,与其此前通过华凯保险对至惠金融增持有关。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华凯保险受让至惠金融股权和后续的6笔违规借款行动,构成资金占用,催化了华凯保险的内斗乱局。

华凯保险收年内第5封风险提示公告,高管失联子公司业务停摆

4月24日,蓝鲸保险注意到华凯保险发布1封最新的风险提示公这些大学生就好比“推荐专家”告,公告显示,财通证券在督导进程中,发现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均无法与华凯保险董事詹詇铄取得联系,通过华凯保险其他高管也未能获知詹詇铄行迹,基于此,财通证券进行风险提示。

蓝鲸保险查阅詹詇铄关联公司时发现,其实控子公司至惠金融正处于业务停摆状态。至惠金融官网信息显示,其出借收益部分,月交易额在2018年9月显示为0,月回款额在2018年10月显示为0。在历史记录中,显示该公司仍有三项投资项目处于“还款中”,融资金额合计20万元,投标已完成,但项目的查看详情页面,显示“页面已丢失”。蓝鲸保险致电至惠金融,但截至发稿,无人接听。

值得关注的事,至惠金融不仅为詹詇铄实控子公司,华凯保险也持有其19%股权,至惠金融业务的停滞,对华凯保险的营收与投资均造成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不仅如此,至惠金融背后,还牵扯詹詇铄通过华凯保险进行利益输送的风险。

据蓝鲸保险了解,2018年初,詹詇铄在通过旗下孙公司上海霖欣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有至惠金融48.95%股权的条件下,又通过华凯保险间接增持至惠金融3.53%股权,合计持股比例到达52.48%,成为至惠金融的实控人。

3个月后,在2018年4月18日至4月26日期间,华凯保险向关联方贵州至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惠金服”)拆借出6笔总计2100万元的资金。但是,这笔关联交易,“未实行华凯保险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程序,也未及时向延续督导券商报告,未实行信息表露义务”。

基于此,华凯保险的督导券商财通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对这1行动,督导券商与业内人士均表示,“其实不合规,且存在伤害其他股东利益,对华凯保险规范经营与持续发展不利的影响”。

股东内斗延续,前五大股东各自同盟互诉公堂

此次不合规的借款动作,在华凯保险的第一大股东杭州华盟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华盟投资”)、第五大股东安信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资产”)眼中,成为其与以詹詇铄所在上海灏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灏商科技”)等第二、3、四大股东所构成“同盟”,进行控股权之争的导火索。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双方的内斗,起始于2018年6月华凯保险的换届选举。此次选举,华凯保险任命詹詇铄为董事长,来自华凯保险第四大股东涛勤投资的吴褘卉为总经理。原董事会中来自于华盟投资的梁松、方军被“替换”,吴褘卉与自然人文国泰进入。

2018年11月,华凯保险董事会中仅剩的一名华盟资本“发言人”陈盈辞职,不再担当华凯保险董事及副总经理1职。华凯保险的董事会中,已无华盟投资的身影,其在华凯保险的话语权逐渐削弱。

2018年12月,5人董事会仅余3人的华凯保险,拟进行成员提名,而在相干股东大会召开前夕,华盟投资新增《要求免职詹詇铄、吴禕卉和文国泰三位董事,提名何邦会、梁松等人为公司董事的议案》。

同时,华凯保险第一大股东华盟资本向督导券商提交《关于免职詹詇铄等董事议案的说明》,《说明》显示,华凯保险银行账户资金存在流失风险,董事利用职权长时间占用资金给企业带来没法延续经营的潜伏风险;且存在关联交易未实行内部决策程序,华凯保险向贵州至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进行股权投资,投资后,后者实控人变更加詹詇铄的情况,因此决议对相干负责人詹詇铄、吴禕卉进行免职。

蓝鲸保险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华凯保险法定代表人在2019年1月18日,已由詹詇铄更替为何邦会。

但随后,以詹詇铄为代表的董事会成员报案称公章被伪造。同时,涛勤投资起诉华凯保险,要求撤销免职议案。2019年2月,华凯保险又将詹詇铄等人告上公堂,要求其返还公章、会计凭证等材料,并赔偿100万元。

双方正式“交火”,上演免职、公章失窃闹剧,以梁松、何邦会为主的第一、第五大股东,与以詹詇铄、吴禕卉为主的第一些高端旗舰则拥有400ppi以上的惊人像素密度。可以肯定的是二、3、四大股东构成的“同盟”,对战焦灼。

“公司董事长已完成变更”,华凯保险相干负责人向蓝鲸保险介绍称,但对新任董事长信息和詹詇铄的现状,则未进一步泄漏。

频现合规“纰漏”,2018年年报未如期表露或临摘牌风险

“管理层的稳定和掌舵人的正确引导影响重大”,1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管理层直接决定公司的经营战略与风格,和公司自上而下的合规行动,影响具有持续性”。

在管理层忙于争取控制权的同时,华凯保险纰漏频出。

2018年3月,浙江保监局向华凯保险接连下发两封行政处罚书,处罚事由为华凯保险与未取得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的单位展开合作,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个人掠夺不正当利益;同时存在通过其他公司向部份车商和担保公司支付销售费用的违规行为。

另外,自去年以来,华凯保险频繁出现“由于工作人员忽视”,未及时告知督导券商并表露公告的现象,补发内容触及《收到行政处罚书的公告》《高管人员免职公告》《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告》《董事辞职公告》等。

“对于新三板挂牌公司而言,接受督导券商的监督以及按时、合规的表露相干信息,具有必要性,多次出现‘失误’,对投资者而言,是不负责的行动”,一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

再来看事迹情况,近两年华凯保险营业收入逐年增加,2017年实现营收3.11亿元,实现翻倍,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3.11亿元,同比增幅到达139.1%;盈利方面,华凯保险在2015年-2017年延续亏损,2017年亏损约616万元,但在2018年上半年,华凯保险实现扭亏为盈,对此,华凯保险表示是因增加了业务销售绩效政策,使销售范围得以增长。

但是不可忽视的是,伴随着业务推动,华凯保险的负债逐步加重,从2015年末的521.66万元总负债,到达2017年2314.42万元,2018年负债进一步爬升,到达3893.48万元。

“华凯保险2018年年报还没有表露,全年整体情况如何,暂难下定论”,保险业内人士指出。

据蓝鲸保险了解,华凯保险2018年年报原定为4月24日表露,但至今仍未表露,财通证券在风险提示公告中提示,正是基于当前华凯保险的控制权之争、高管存在严重分歧,截至目前,会计师事务所还没有在华凯保险实行审计工作,华凯保险不但未能在原定的4月24日表露年报,且存在6月30日之前不能表露年报的风险。

根据相关规定,若华凯保险在4月30日前没法表露年报,自5月1日起,其股票将被暂停转让,若6月30日前没法表露年报,华凯保险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2018年年报信息已提交”,华凯保险相干工作人员向蓝鲸保险表示,但谢绝泄漏更多相干信息。

“华凯保险范围不大,原来其实不显眼,现在公章、免职闹剧却人尽皆知”,有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泄漏,其提示称,一方面,保险机构应严格依照监管规定进行股东、高管人员的提拔,同时要求3会一层各司其职,严格依照各自的职责要求履职。

但不可否认的是,上述人士指出,与险企相比,保险中介公司在管理结构、行动合规等各方面均有较大差距,特别目前多数保险中介机构的股东并不是来自金融业,而是实体企业,这些资本瞄准的或是可以长时间、延续的对险资的使用。(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关联文章:

公章案难断、利益输送显形,华凯保险发展关键期演股东“内斗剧”

http://www.lanjinger.com/news/detail?id=104636

关联方悄然占用资金2100万,华凯保险经营管理存“漏洞”

http://admin.app.lanjinger.com/admin.php/news/news/news_edit?id=111363&wb_hash=gaCs3m

福建哪里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
软肝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安络化纤丸治疗肝纤维化好用吗
软肝的药物应该怎么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