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专访御姐张雨绮我是小女人我没有掌控欲_宜宾长宁4.38级地震

发布时间:2019-07-04 00:41:56 编辑:笔名

专访御姐张雨绮:我是小女人 我没有掌控欲

张雨绮认为田小娥这个角色挺像自己,让她有找寻到自我的感觉

张雨绮虽说自己没有掌控欲,但她一出现总有一股御姐的气场  说到张雨绮,大家都觉得她有种距离感,这源自她在台前散发出的气场,就算是背影都能呈现出大女人的范儿。但当你和她真正见面的时候,才会明白这都是误会。

《白鹿原》将于9月13日公映,日前,主演张雨绮在北京接受南方都市报专访。眼前的张雨绮,小巧得不像山东大妞,访谈的过程中时常不自主地蜷缩成一团,更显玲珑。“我听说有很多人怕我,我都不知道做了什么?”让她可以和黄秋生交流一下,因为黄秋生也被定义为走路带风的那种人。“那我们互相见面,到底谁怕谁呢。”

张雨绮是个小女人。她不想让工作埋没了自己的生活,她也不想因为圈子的争名夺利而失去了自己的那份真。张雨绮按照自己的节奏淡定地活着。她觉得《白鹿原》中的田小娥挺像自己的,除去那凹凸有致、让男人着迷的身材外,角色中的真性情让她有找寻到自我的感觉。

角色——— 跟着剧组走,什么都会有

“田小娥挺简单的,年龄小,有性子,要不也惹不出这么多祸”

张雨绮很大程度上都被定义为花瓶,直到田小娥这个角色的出现。这部影片中,她毫不怯场,几分钟的长镜头更是一气呵成,在张丰毅、吴刚等一众老戏骨面前,张雨绮以一朵红花的姿态脱颖而出。但当问她角色相关的揣摩时,她并不像一般演员侃侃而谈,更多的是归功于导演和剧本,“跟着剧组走,什么都会有了。”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白鹿原》即将公映了,有越来越多的人看过电影了,对于你出演的田小娥你听到过什么评价?

张雨绮:反正戏拍完了,我不太在乎别人怎么说。我觉得能把这事情完成并交出来,就算是很成功了。就像我在演戏的时候,我把一切都交给导演,公映了就交给观众吧。

南都:演出这个角色的过程困难吗?

张雨绮:“田小娥”这个角色对一个演员来说是一个展示演技的好机会。很多人评论说,这是一个特别风骚妖艳的角色,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小娥并不复杂,她其实是个挺简单的女人,年龄小、有性子,要不然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祸,所以她不难揣摩。

南都:小娥的戏份挺重,你怎么理解她对于黑娃、鹿子霖、白孝文三个男人的情感。

张雨绮:黑娃是一种类似于初恋的萌动
,她之前懵懵懂懂就嫁到郭举人家里。她跟了黑娃后,有一种女人憧憬中的美好的味道。鹿子霖则是一种妥协;至于白孝文,我觉得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依靠,两人都经历了很多,有一种相依为命的味道。

南都:影片中有着不少情欲戏,说一说当时拍摄的感受吧,导演怎么把握的?

张雨绮:激情戏主要是男方负责,因为这种事男性比较占主动(笑)。老王(王全安)是导演,他必须对演员有驾驭能力,使演员能够表现出他想要的感觉。在拍摄这些镜头的开始我也多多少少会有所顾虑。有一次要拍我和段奕宏宽衣解带的戏,我穿了一件肚兜,有点怕走光。但后来跟导演聊开了,也就拍了。后来想想,我既然接下了,就证明我信任导演、信任剧组,那就应该投入。

南都:《白鹿原》这本原着,对于中国人而言承载了太多复杂的感情,演员接演电影版的时候多少有些压力,你怎么排解的?

张雨绮:我觉得随着人物的故事往前走就好。小娥这个人物本身一定不知道她后面会发生什么,所以这就要求演员一步一步往前走,屏蔽掉一些东西。这个人物本身的经历就够丰富,你只要顺着她这个线往前走,跟对手配合好就行。

南都:电影的过审其实比拍摄还曲折,大家也等了很久。

张雨绮:对,所以大家问到我的一些拍戏感受时,我都要想很久,有种唤起记忆的感觉。说实话,我已经完全走出这个角色,很多的都已经忘了。

南都:据一些传闻,公映版中一些部分可能会被去除,因此田小娥将会成为很重要的主角,你怎么看的?

张雨绮:首先我对版本并不了解,也不清楚会删减那里,但小娥一直都是主要的,她有很多民族升华的东西。我觉得是大家太紧张删减了,公映的版本会有公映版本的好,否则导演也不会同意拿出来。看过原着和没看过原着的人对电影都有不同的看法,看过的人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这和《哈姆雷特》是一个道理。而按照现在的信息水平,想看导演剪辑版,也不是没有办法的。(笑)

结婚——— 跟了个好男人,不是跟了个好导演

“跟王全安在一起是因为他是个好男人,而不是因为他是个好导演”

《白鹿原》让王全安和张雨绮走到了一起。说起为王全安做过浪漫的事,她透露是下厨做了碗白菜炖豆腐,王全安从一开始的惊喜到之后的微微皱眉,“我做得实在不好吃。”张雨绮认为婚姻让生活没有多大改变,相较于起居上的照顾,她认为心里的沟通更重要。

南都:在合作之前,你是怎么看王全安的?

张雨绮:当时我对他了解非常少,他的电影我也没看全。我只知道他是个艺术片导演,执导过《图雅的婚事》,在国际上拿过一些奖项。

南都:那接演《白鹿原》是因为王全安吗?

张雨绮:有很大一部分是吧。和他聊完之后,我觉得这个导演很可信。接电影总是要有一种感觉,碰到一个导演会有感觉,当剧本角色更有感觉时,那你就必须得做这个事儿了。

南都:《白鹿原》算是定情之作吧。

张雨绮:媒体愿这么说,就这么说吧。

南都:是什么契机,让你觉得王全安从一个可信的导演变成一个你认定的男人?

张雨绮:我一直都还在认定的过程中
。要是我俩这辈子就一直过下去了,到了七老八十了,我再告诉你为什么(笑)。其实我觉得工作和生活还是要分开的,我能够和他在一起当然是因为他是一个好男人,而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好导演。

南都:现在过下来觉得如何?

张雨绮:我觉得他生活上挺乱七八糟的,不会照顾自己,进门也不换鞋,让我忍受不了。但他不喜欢别人帮忙打点,他就喜欢他的东西乱七八糟地放着,都摊在地上,乱七八糟的一堆,我也就让它们呆着吧,天天都看着他找不着身份证,找不着护照。但我觉得这些问题都构不成一个不选择他成为爱人的理由,还是心里面有共通的东西比较重要,不过心里的东西实在很难说明白。

南都:那生活上女人总是希望被照顾的吧。

张雨绮:我需要的照顾更多是在感受上面,至于起居上则没什么必要。我觉得在生活方面这个社会已经可以把你照顾得很好了,出门有司机,家里吃饭不用自己做,就算没人做,叫个外卖就可以了。

南都:所以,结婚并没有让生活有很大变化。

张雨绮:没太大吧,但肯定是有变化的,就是要两个人的生活都要融入到一起。我反而觉得越是结过婚的人
,越要保持自己的状态,有各自独立的空间,这挺重要的。我会给他很独立的空间,他拍什么戏,怎么拍,怎么样我都不会管,因为我也不希望他管我的很多事儿。

南都:对于明星而言,26岁结婚早不早?

张雨绮:大家都觉得早,我觉得不早了。我那天跟一个女聊,她也是山东人,她就特别能理解,因为咱们家那边就是这么传统,都会希望孩子比较早的成家立业。

南都:所以,你的每一段感情都希望能以结婚为终结果的。

张雨绮:两人好为什么不结婚呢?有什么理由不在一块儿呢?为什么还要犹豫呢?如果犹豫了那还是赶紧散了吧(笑)。我从小就觉得我一定会挺早结婚的,我一直都在准备着结婚。从香港出道的时候,我就天天盼着把自己给嫁出去。当时经纪人让我多谈谈工作,但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说的,有合适的就赶紧嫁了。

南都:那么生孩子是不是也想早点完成?

张雨绮:是的
,但我得做好十分充足的思想准备,因为结婚是两个成年人在一块,但生一个孩子,完全是不知道的一个状况,你得调整好状态才能对付他,我觉得这也是一场斗争。抚养孩子很多都是女人的,你要迎接 新 的 自 己 ,教育、爱护、陪伴都得做好充分的准备。

事业——— 跟着性格走,不想搞得太复杂

“圈子里面的争名夺利,我不擅长,性格也不行”

无论是爱情还是事业,张雨绮有着太多的故事。本以为她近几年的慢慢吞吞是因为和星辉的官司所致,没想到张雨绮的解答是,“演员需要养,耐得住寂寞很重要。”在今后的生活中,张雨绮依旧希望用游荡在自己世界的方式去闯荡这个娱乐圈。

南都:其实现在很多演员都有往好莱坞发展的打算,你有没有这个计划?

张雨绮:具体不好说。《白鹿原》之后我进入了另一个状态,但我也不清楚是个什么状态……我要说个有意思的事儿,我拍的电影没有一部是短时间的。《长江七号》拍了一年多;《女人不坏》将近一年;《跳出去》更不用说了;这一次《白鹿原》也挺折腾的。我在探索新状态的时候,又必须为宣传回到前一部片子的感觉,但这些片子又因为种种原因有点久远。这种感觉挺矛盾,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南都:跟忙忙碌碌的明星相比,你的每部作品都间隔一段时间,没想过多接一点戏?

张雨绮:我觉得有时候呆着也是很重要的,人就要耐得住寂寞,我特别能呆得住,也不是在宅在家里,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演员得慢慢养,真的不是过度地工作能够炼成的。

南都:旁人老说这个圈子挺复杂的,争名夺利,你如何能够保持这份淡定。

张雨绮:我不想搞得太复杂,特别是圈子里面的争名夺利,我不擅长,性格也不行,如果真到这个份上,我估计会翻脸。所以,我并没有让自己真正进入到娱乐圈的核心,依旧游荡在自己世界,可能因为我对人生和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要求。拍电影这事儿,有一部分谋生的东西,但大部分我觉得还是很放松的。

南都:前段时间恢复自由身,感觉如何?

张雨绮:其实我一直都是可以掌握自己工作的,但大家对法律有点不了解,我也不愿意多说这事。如今判决也判决了,到现在还有人不愿意承认这个结果,我也没有办法。那是人家的事,人家有自己的想法,也挺正常的。

南都:大家都还喜欢说你是御姐,你是个掌控能力很强的人吗?

张雨绮:说实话,我对事情没什么掌控的欲望。我也觉得奇怪,很多人都说怕我。我老在想,我到底做了什么?哈哈。

采写:南都张麟 实习生麻乐 发自北京

邯郸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乌兰察布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黔东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